挺住

    这两天对于我的身体是个考验,从昨天中午到现在一直处于很不舒服的状态,让我一直觉得昏天黑地的。原因是昨天上午干了不少活,下午没什么事了师傅们就决定难得奢侈一把去吃涮羊肉。因为打算会昌平来吃,所以吃上饭时已然一点多了,由于饥饿一顿猛塞。其实饿是小事,师傅请吃饭一顿狂吃肯定是不成体统的,主要还是那个害人的东西——酒。
    昨儿没少喝,对于现在的我来讲,上周六和同学吃饭喝了不到两瓶啤酒就感觉满脸发麻甚至有些上头了。昨天竟然喝了四两二锅头,最后还喝了一杯啤酒。令我满意的是这两次都没吐,倒是我觉得比较能喝的峰昨天在沙河留下了一滩记忆,他自己解释是吃撑着了。首先他比我喝得多,不舒服肯定是酒的作用,即便真是撑着了也是为了压酒不停地吃,其实我也撑着了到今天中午都不想吃饭。
    吃完都三点了,喝成那样肯定不能回局了(公司规定中午不许饮酒)又直接回家了,一到家就开始睡。倒霉的是昨晚又没睡好,醒了几次,还有被冻醒的,后来发现有一床被子被我掀到床下了。今早起床十分痛苦,饮酒后的头疼胃涨加上夜里着凉的感冒症状,感觉全身没有不疼的地方。照旧赶到单位,上午照旧出去干活,爬南口配线架的大梯子时直犯晕险些掉下来,一头虚汗,当然我不能说“师傅我昨喝多了让我回家吧”。
    还好下午整理好这两天记的资料就让我们回家了,因为周四除了我们全体员工考试这两天师傅们都在忙着复习,今天下午和明天都不会出去了,这给了我喘息的机会。不管怎么说,即便今天浑身都在较劲,严重时甚至腰都直不起来了,但如果让我正常干一天活我肯定能挺下来,我对我的意志力有信心。年底了师傅们提前发了工资和年终奖金,我们还没发,这是现在唯一得以慰济的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