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部就班

    我是个生活极其规律的人,几乎可以规律到每一周的每一时刻基本都在做着同样的事,虽然偶尔也会有临时的安排,但基本都是提前安排好的而且一旦与个人规律差异过大就会感觉局促不安。比如按规律今天晚上是在家好好休息,突然来了个电话说出去玩吧我十有八九是不会答应的虽然本来没什么事,但如果三天前预约好了就可以,不过也只是晚些回家罢了要是临近末班车时间或打算通宵就会觉得很不自在。
    这种计划与执行无时无刻不在进行中,距离六点还有一小时四十分钟我会选择看一部一个半小时的电影六点准时切换到体育新闻。说好了七点出门吃饭我就会把事情安排到六点五十五准时完成如果突然提前十分钟出发会搞得我很不爽,因为安排好的事就差五分钟没完成。从这种性格上来说我比较适合去德国或日本,适合的工作除了德国或日本的企业恐怕就只有军队了。
    去日语角形成了习惯,何况作为元老核心有着强烈的责任感,迄今为止只因单位排练晚会缺席过一次而且搞得我很不爽,连中学同学约出去玩我都会推掉周日的。但这周日单位年轻的同事自行组织出去玩又让我面临抉择了,老早就发了邮件和帖子询问有没有这次肯定能去的人只要有一个老成员保证能去就行了,因为刚稳定下来的地点非要涨价逼得我们这次搬家还选择在回龙观公园集合,如果没老成员去有新人来了被晾在寒风里肯定永远不会来了。可是一直没人回复,直到刚才我还在发短信问有没有人能去,其实日语角本来就是个业余时间的兴趣小组一切事情都应该优先于它的我竟然如此痛苦地难于决定并焦急等待。其实不是很想出去玩尤其在周日,和同事也总觉得有障碍,玩得话当然为了开心这样不如不去。但考虑到总脱离群众会被孤立而且峰和飞都去就我不去觉得很不合适,不知道是不是我想多了,但总要向改善这种隔阂局面的方向努力才行,所以出去玩实际对我来说属于工作范畴。这样说来其他日语角的成员但凡有点小事都会毫不犹豫地选择舍弃日语角,我把它看得竟然和工作一样重真是太当回事了。终于盼到了juzi的短信,她明天能去了,好吧明天就继续一早坐上345北上吧还真像工作去似的。
    青岚的公司组织去云南玩了,现在在昆明去丽江的飞机上吧,在北京大风夹杂沙尘暴的时候去云南游玩真是滋润,一直都是飞行移动竟然能玩四天,平时那么忙玩起来老板还是挺大方的。公司就应该这样,干活的时候埋头拼命干活玩得时候就痛痛快快地玩,不知道他和同事出去玩感觉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