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了我的给我送回来 吃了我的给我吐出来

    今天可谓是追债的一天,因为一天干的工作都和欠费有关。由于大学里学生还很多尚未返校(这帮大学生比我们当年还懒了)今天还是没去促销,于是又到了我们的收容所——营业厅。正好今天有活干——查欠费、停宽带,这个月的欠费用户是七百多个,比上个月少了一百多个,还有一些是公免的不小心也纳进去了(网通公司的电话居然还都欠费呢),这样这个月的情况和乐观,七百多欠费用户和几十万用户相比传说严重的欠费问题也没那么恐怖。
    一个个查他们的欠费交了没有,然后把没交的宽带用户全部锁定停止上网,再查一遍欠费如果交了再解锁。虽然又是连着好几个钟头浸泡在一串串数字里,但是感觉比打发票要好一些,尤其想象着那些欠费用户正在窃喜着上网打游戏,我这边鼠标“啪”一点他就“咔”一下掉了,然后重试N次还是上不去,开始骂娘,骂也没用,只好垂头丧气地乖乖来交费。
    下午把这七百多用户都“咔”了之后又去资料室查一批老用户的用户资料,我说了自打这个电话局有了后所有用户资料都留着呢,你二十年前填的卡片这儿也能找到。我们的任务就是找到这些人最初的联系方式,然后记录下来,因为他们现在的电话已经被停了,但是我们会通过其他途径继续“骚扰”他们直到他们交费为止。
    查资料会有无数名字从眼前滚过,这是件有趣的事,经常会有很多熟悉的名字映入眼帘,于是开始想象会不会是我认识的那个人。我还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欠费的人就喜欢总欠费,这个机欠费停了就用另一个直到也停了,电话欠费的宽带肯定也欠费。不过有些用户确实厉害,翻遍资料也没找到其他联系方式,不知道对于这些蒸发了的用户公司有没有什么手段。
    总之欠费是个很不好的习惯,欠什么费都是,究其根本原因还是中国个人信用制度不健全。在制度不得力时候只能靠道德约束,但道德这东西本来就是防君子不防小人的,所以网通现在推广充值卡买充值卡还赠话费,我想就是培养用户的预付费习惯减少欠费的可能,毕竟像神州行手机那样运作不用发愁欠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