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跑 我拼命地跑

    青岚周日就去日本了,出差,九月才回来,本周才说的事周五就办下签证周日就走,效率啊。早上开机(坚持了一段24小时开机后觉得没意义晚上还是关机睡觉了)接到肖总理短信,昨晚加班都很晚,似乎只有我没有晚上加班的经历。人家是给七个分公司办事处的一堆前辈培训,我现在能去温泉党校被培训两天就是莫大的荣幸了,差距啊。人家嘴上没我说这么多这么花哨,实际进展都比我快得多,我急啊。
    知道差距只有努力让自己跑快点,但想不出捷径,只有尽快做好手头的事。走着追不上,只要跑着追了,就算跑着也追不上至少别越拉越大。上午去科技园区送下周客户座谈会的请柬顺便做了份问卷,回来十点了。照平时可能上午就不出去了,不行,我得跑啊,又出去发展金色俱乐部了。下午2点整,一天中最热的时候,平时怎么也得呆会再出去啊,不行,下午约了三档事了,我没疯狂到中午偷着出去干活,但也不想工作时间就这么耗着。跑到北街办了一个会员,到区局找陈师傅看新上的客户管理系统,开发商的人已经来了,不过再说别的事,不能浪费时间,又冲出来跑到西街办了个会员。陈师傅还没打电话,园区约好的办宽带商务的客户没时间但今天必须办,杀过去。人不在,拿了需要的东西留下收条,刚拿齐东西手机响了,轮到和我说了,奔回来。看了看新系统,明确了下周要做的事,没功夫闲聊下来到营业厅办完并拜托营业员周末帮我把剩下的手续办好我周一早上就来拿设备和帐号直接去客户处这样把客户断网时间缩到最短。然后回西局和社区的师傅交待一下,基本算是完事了,回屋收拾东西该回家了,感觉俩腿快跑断了。
    就这样一个个电话调得我满昌平西南北(东边不归我)到处跑,还得站一路回家,累得跟孙子似的心里还是挺爽的。我希望能改善交通工具,倒不是嫌累,是这样靠一张公交卡两条人腿跑死效率也太低了。好在现在事情不多,以后事越来越多在路上耽误太多时间就误事了,急啊。这两天下午出门前开始含四粒人丹了,一是怕中暑二是觉得自己心太燥怕突然晕过去。
    不急行吗,明天又去找肖总理和又要公费去新疆了的ZZ,人家平时充实周末放松理所当然,我也跟着瞎玩。今天第一次进陈师傅办公室时一堆人讨论各自的事情没人理我,上午送请柬遇到联系了几次的还不肯“赏脸”的,总让我放前台放前台,妈的放前台谁来不行干吗我大老远跑过来。下午发展个破会员还被几个性病门诊的小护士拦住审半天,老子又没性病没事跑你们这干吗。想想我现在看似充实,做的无非也是些最最初级的业务且毫无技术含量。今天是7.20,马上就入职一周年了,我学着什么了,混出什么样了,我能不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