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很有喜感吗

    可能是大家也认为那篇日志过去一段时间,是“安全期”了,今天连续有两位同事说看了我年前那篇有关失恋的日志。意外的是,俩人的评价居然都是——太逗了!
    我发自肺腑地费解,我那么认真地、诚恳地、由衷地、撕心裂肺、肝肠寸断、痛不欲生、无比纠结、鬼哭狼嚎、人神共泣……连春哥曾哥看了都为之动容的一篇日志,居然又被我写出喜剧色彩了?
    于是已经平静释然地我,重新读了一遍自己写的东西,我一般写东西一不列提纲、二不打腹稿或草稿、三不修改、四不检查,都是一气呵成爱咋样咋样。重新一看,怎么说呢,我是真没觉得哪写出喜剧色彩了。
    这是一种什么感觉呢,大概就是,葛优陈佩斯什么的想转型,演个悲剧,结果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往台上一站,底下“哄”地一下笑开了。这的确是个悲剧……
    不过也好,我本来也不想传递一种脆弱的形象,偶尔的失败的转型之作被读者认为是另类的黑色幽默,也算是保持了本人的风格。既然我如此有喜感,那我就继续把众人的欢乐建筑在自己的欢乐与痛苦之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