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怀念的

游泳馆最后一个营业日的早晨

游泳馆最后一个营业日的早晨

美国东部时间11月28日下午,孤独飞行了45亿年的彗星ISON掠过近日点,在高温炙烤和强大引力撕扯下,太空望远镜观测到它的彗核分崩离析、消失在了图像中。

北京时间11月30日晚上,楼下的金榜园游泳馆送走了最后一位客人,12月1日开始这家游泳馆正式停业了。

05年搬到回龙观后发现附近最便宜的游泳馆就这儿了,后来搬到吵闹的西三旗,我唯一喜欢的地方也就是从窗户望下去就能望见游泳池的水。在这里我第一次一口气游了1000米,第一次游完了2000米,然后第一次2500米、第一次3000米……

我见过阳光洒在遮阳棚顶的样子、也见过灯光射到池底的斑斓,听过大风掀得房顶要塌的感觉、也伴过细雨敲打塑料板的沙沙声游动。这些年在这个小池子里大概游了10个全程马拉松了吧?

前几年有一次还因为丢了游泳卡,不给补办来吵过几次。

我喜欢人少的时候去,而这些时候去的人基本比较固定。每次早上10点开门准时进去第二条泳道就会有个带脚蹼仰泳打水1000米的大叔,我叫他“脚蹼大叔”。晚一点有时会有穿着金色暴露泳衣的豪乳大娘进来,远处一眼就会被吸引,仔细一看则会呛一口水。最近每次上午还有个岁数很大已经驼背的老爷爷,小跑着进来找可以当他孙子的教练学游泳,一板一眼地做深蹲热身的动作像小学生一样。而真正的高手们往往晚上8点以后来,在灯光下扑腾扑腾地刷圈。那些外号是我给他们起的,并未和他们说过话。但大家彼此脸熟,心照不宣,我这个年轻人每次仿佛挤进老人专场一样,他们也都有印象吧?

还有很多有趣的记忆,比如换气时一抬头发现前面大哥的裤裆露了个大洞、有个女人没穿泳衣光着就走出了更衣室、还有只游了200米就坐在泳线上cosplay菲尔普斯的装B哥……有时游完泳回来会在微博、微信朋友圈发这次的见闻,成为了我段子的素材。

当然我也有自封的响当当的绰号——西三旗蛙王。

昨天上午去游了最后一个2000米,我去得很早,但老人不少,大家见面打招呼都是“最后一天啊”、“哎,是啊”。可惜没看到那几位特点鲜明的老朋友,有点遗憾。当我听说这里要关门时,其实最先想到不是卡里还有多少次没用完,而是这些“老朋友”。如果离家远了,他们还会坚持游吗?老爷爷学会蛙泳了吗?脚蹼大叔去其他地方估计不会让他戴脚蹼进去吧?……

对了,至于游泳馆突然关门的原因,听说是因为原来的甲方把整块地卖给了旁边的医院。游泳馆老板想着不管地转让给谁继续给钱租就是了,前几个月还装修过。没想到医院要另作他用,便让游泳馆关门腾地儿了。道听途说不知真假,但一个是给得了病的人看病的、一个是给没得病的人健身预防的,前者比后者赚钱是明显的,钱就是话语权。老北京怀念的有人情味的地方越来越少,大抵也皆缘于此吧。

昨天听说彗星ISON的一部分重新出现在太空望远镜的视野中了,天文学家惊喜地发现ISON也许并未完全解体,而是掠日之后顽强地浴火重生。

即便如此,金榜园游泳馆恐怕过不了多久就会被拆除改建为医院设施了吧?我对运动的热爱并不会因此减少半分,只是我怀念的地方又少了一个。

从窗户望下去的游泳馆以后要变成医院了

从窗户望下去的游泳馆以后要变成医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