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欣慰

    昨天到家23点了,这两天在生病,一整天都在想睡觉,不过看到床边的两封信,还是忍不住要看完再睡。
    一封来自中国青基会,我后来在中国青基会捐的钱总算配到受捐人了,是甘肃省天水市武山县的一个二年级女娃。说实话这钱捐得我更原意点,毕竟在大西部失学的女童太多了,虽然这次配对过程时间有点长,但结果我很满意。和北京青基会一样,一封信上下两部分分别写的受捐人和捐助人的信息,并告知双方权力与义务,比如捐助人可以探访学生、受捐者要每学期给捐助人写信汇报学习成绩等等。在这封公式化的最下方,有一句写给获奖学生的要求我很喜欢:“希望工程的助学的目的,在于‘助人自助’,望你自强不息,在有能力的时候帮助需要帮助的人。”看到中国青基会对受捐者的这条似乎最无法考核的要求时,让我最为感动。
    另一封信之所以我后拆开,是因为那是一封手写的,寄信人地址写的门头沟斋堂,我知道是我先捐的那个北京的孩子来信了。小心翼翼地抽出两张折了好几折的最普通的稿纸,开头第一句是“袁先生您好”,我不禁皱了一下眉。看下去原来是受捐小孩的母亲写来的信,先是表达了感激之情,然后介绍了家里的情况,还有孩子的学习成绩。一年级考了双百,二年级期中考了197,比我小时候强,而且数学都是百分,这才有男孩子样。其实这位母亲的心情我很理解,看得出是一笔一划写的,字非常工整,比我字好看,条理也很清楚,使我甚至怀疑是让人帮忙写的。其实如果真是我还觉得好些,否则这样一个受过教育的人为什么没有工作呢。我更担心的是小孩的心智成长,家里一老一小一残一失业,希望全寄托在他身上,现在可能通过刻苦学习成绩会不错,但真正走出那里之后,因某种缺失感导致的不平衡感也许会让他突然改变。所以我在考虑怎么给他回信,一来给他家人一些建议,二来希望能看到小孩亲笔给我回一封信。其实这样一封工整地感谢信,并不如小孩歪歪扭扭的几个字或甚至一副幼稚的画更让人感觉温暖。
    不管怎么说,在这两件事放下很久之后,突然收到的两封信,让我很欣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