恍如隔世

    这周接到中学女同学短信,就是上次中午一起吃饭的那两个其中一个,说这周末再一起吃饭,还有另外一个女生,加上她男友和肖总理6个人,这至少说明了上回我俩表现还不错。地点在宽街的一个叫四合红庭的地方,胡同里,一看就是只有整天在饭桶网上混的那种大嘴吃八方的人才能发现的。
    闲言少叙,吃得挺开心,聊得更开心,其实我们三个男士基本插不上什么嘴,主要是听三个女生一个劲儿得喷,女生之间要是聊起来那可真是天昏地暗。因为很巧我们五个都是初中的同班同学,话题当然是以老同学的近况为主,知道了很多以前不知道的事,信息量之大让我脑袋都大了,好像重新上了一遍中学似的。虽然只是听就晕了不过看看旁边那位护花来的先生平衡了许多,好歹我们听听还有点意思,他这一晚上听的都是完全不认识的人的乱七八糟的事要是我早睡着了。
    中学毕业快五年了,回忆起那时的事好像昨天似的,这么说有点俗,不过一闭眼还是大家穿着月坛大绿的校服坐在教室里的样子。中学毕业时我郁闷了很长时间,那个地方给我留下的宝贵记忆太多了。一晃五年又是大家飞速变化的五年,说着每个人的近况大家都兴致盎然,一直希望能有个大规模的聚会看看大家的样子,因为虽然平时也聚但基本都是熟的那几个人都局限在各自的圈子。五年了,该聚聚了,要不真等毕业十年的时候还不尽是拖家带口的,人跟人之间差距更大了估计也很难聊到一起了。不爽的是现在我自己还没混出个样儿来,不说出人头地连岗都没定人家要给我张名片都没法交换。一起吃饭的那个护花先生和我同岁,但一看就成熟许多,穿着打扮言谈举止一表人才职业得很,我还是老样子,唉,我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