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傻很天真

    这五个字最近在网上很流行,和“很黄很暴力”相当,借用一下作题目希望可以提高访问量。
    上周六中学同学聚会时约好这周六规模搞大一点,一起去春游。结果讨论了半天温泉、滑雪、爬山等等最后结果居然又是回月坛中学打篮球去了,也好也好。上午和健一起从回龙观回月坛,在复兴门下了地铁重温了下那条老路。没想到略微迟到的我们到了那里只有ZZ和LIKI到了,很久没见的CY同时赶到,之后我们5个人等了许久才有XXY、肖总理、毕业后第一次见的GY、JYF、金×4、薛老师等人陆续杀到。因为是男生组织的,所以吃饭也是经济实惠的风格,就近选在了月坛中学门口的郭林,后来事实证明也许这个选择不太好。席间不做赘言,饭后大家要散的时候肖总理发现钱包找不到了,找了半天也找不到,没办法只好先打电话把卡挂失了然后我陪他去派出所报案。因为没有证据说是吃饭的时候被窃的,所以警察说只能按丢失处理简单做了下记录,估计也就没下文了,这也可以理解,这种案件太多了如果都按案件处理肯定会影响他们的考核。肖总理这本命年就算开始了,权当破财免灾,不过还是够郁闷的,钱是小事身份证、信用卡、银行卡什么的补办起来麻烦是真的,看来我也得多加小心了。
    我俩回去时4位女生正好要走了,这次所谓“春游”没安排适合女生的方式有点对不住她们了。回去后又新加入了ZX、LSD、同样毕业后第一次见的DX和YL。下午打球也不多说了,玩得还是相当开心的。球打累了去了唯一符合我们原计划的——洗浴中心。说出来有点汗,感觉这种地方都是中年男人爱去的,几个20出头的大小伙子跑那洗澡去了。不过我们去的那个权金城的洗浴中心还是不错的,能泡,感觉跟温泉差不多,桑拿什么的也都有,还有自助餐。打半天球泡泡澡还是挺舒服的,然后去吃饭,因为包间有300元的最低额外消费所以我们几乎就喝了300块的可乐雪碧喝得我牙都软了。饭后玩杀人,这次人数正好房间和圆桌也好,所以玩得挺乐,主要是有不论做什么角色都能起到搅局作用的ZX玩杀人就太乐了。
    后来DX和LSD回家了,最终剩下我、肖总理、XXY、ZZ、金×4、健和ZX七个人,在屋里聊到第二天。3.2正好是刚丢了钱包的肖的生日,就当大家给他守岁了,相信这个生日他很难忘。这夜我也很难忘,七个赤条条的汉子坐在一起聊了很多若干年前大家曾经在一起时或现在大家分开后互相不知道的事。其实每次同学聚会都会知道很多“老新闻”,都是老事,但对于我是新闻,现在回味那些事也是种乐趣。不过昨天除了回忆月坛的事,还讲了些大家毕业后的事,有些令我比较吃惊。总得来说就是昨天的夜谈很黄很暴力、让我感觉自己很傻很天真……这次“春游”虽然只是在热水池里游了游,但还是感觉挺难忘的。昨天的沙尘散去了,今天阳光明媚,真是个好天气,我感觉又回到现实世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