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了,第四次

    我以前说过我有三次严重的喝多了的经历,一次大一生日、一次大四散伙饭、一次和巡检班的师傅们。前两次我说了我都不后悔,但第三次让我很痛苦很后悔并决心以后一定要注意,没想到又有了第四次。
    上周四我请巡检班的师傅们吃了顿饭,因为是我请师傅们为我省钱都拘着没喝多少我也得以全身而退。昨天是他们回请我,我就知道这次肯定没人拘着了,而且还叫了G局和机维中心的K师傅,所以难免一场恶战。去之前一听还有G局我就知道巡检班师傅的用意,算是新老领导交接,趁这个机会帮我搞搞关系,这点我很感激但也有些忐忑。
    席间气氛还是相当热烈的,这回果然都放开了,也就意味着真没少喝,一个个脸红脖子粗的。昨天虽然不是我请但我无遗还是主角,我一向不擅长酒桌上说话,但昨天Z师傅逼着我多敬酒多表现,这是我该学的,但要有他们的酒量才行。我席间表现尚可,那么多白加啤愣顶下来了,而且没吐,出门的时候也比较清醒,我还以为我酒量真涨了呢。
    当然,我“以为”的是错的,上了车就不行了一路狂吐,沿途吐得车里车外都是。到了回龙观搭好心人的车回家,到家看到妈妈留的纸条和一小瓶茶水,喝了两口就直接倒在床上。但这几口茶还不到我喝的酒里的酒精多,于是一会就被一阵早已习惯的喷射式的狂吐唤醒。虽然很痛苦但我还是庆幸我的这种喷射力的,很多人就是在床上吐的时候因为醒不过来窒息死了。
    于是,就像前三次一样,一直吐到第二天早上。而到了后半夜都是完全没的吐了,喝口水都会马上吐出来,没的吐了就干呕,最后吐了很多胆汁。听说过卧薪尝胆吧,胆汁确实挺苦的。这时候我最欣慰的就是我妈在身边,我每天跑这么远路回家是值得的,我吐了一夜搞得我妈一夜也没怎么睡。今天早上5点我妈问我还上不上班我还说上呢,因为我想着今天上午能见个客户。但半小时后我就改变了主意,因为我知道我都快虚脱了现在还坐一个多小时车肯定会晕在路上的。妈请了一天假,上午陪我去社区医院看了看,没看出什么,让我去大医院做胃镜。中午去人民医院,倒霉催的赶上个该下班的医生,屋里人都换衣服走了他这也着急一个劲儿写错字肯定没心思好好看了,就开了一堆单字也让我做胃镜。等于我今天就挂了俩号,没得到确诊,我就纳闷没胃镜时医生是怎么看胃病的?怀疑就是什么前表性胃炎、慢性胃炎因饮酒导致急性胃炎等。
    要做胃镜首先很麻烦,周末要先空腹来验血查肝功等等,然后等几天结果出来了再来领结果预约做胃镜,然后再来做……而且据说比较痛苦,尤其我这还有咽炎愣插根大管子下去好受不了。身体上的痛苦还好,还有心灵上的,好几百块大洋,也报不了销,心疼啊。征求了很多人的意见,支持做的和反对做的各占一半,我也举棋不定,周末再说吧。明天早上还得早起去代表昌平参加安全生产月的知识竞赛,搞得很隆重,今天还抽空赶紧背题,烦死了。
    其实我今天跑两趟医院就想得到一个确诊结果,而且希望自己真有胃病,最好医生表情严峻地告诉我“先生您已经有较严重的胃溃疡请您戒酒”并写下一纸鉴定。我不是变态,我其实只是希望得到一个强有力的借口可以不喝酒。所有人都问我(包括医生)为什么要喝酒啊,我一滴都不想喝,有办法吗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