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肩战斗到终点——大连50公里越野赛记

“要想跑得快,就自己跑。要想跑得远,就结伴跑。”我刚开始跑步时觉得很痛苦,10公里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需要人带。后来渐渐喜欢自己跑,跟随自己舒适的节奏,不再喜欢凑热闹。虽然也跑了几个全马,但大于42.195公里的距离,还真没尝试过。从去年北马后,半年没有参加比赛,是坚持跑步以来最长一段了,因为我想尝试新的挑战——越野跑。

大部分人对越野跑并没有概念,包括1年前的我自己。从专业体育来说,越野跑和马拉松完全是两个项目,装备、技术、赛道、规则都有巨大差异,有人把越野跑比作“轻装穿越”。简单说就是背着所需装备和补给(衣服、食物、水等)、在复杂路况上(山路、公路、碎石路、土路、台阶……)、用相对长的时间(甚至长达几天,日夜兼程)、完成很长距离(最长可达数百公里)和爬升(上千甚至上万米)的奔跑(当然也允许走,只要在规定时间内)。

说得很野,对于我这种比较谨慎的人来说,这次尝试只选择了比全马距离略长的50公里。赛事选择了大连100,也就是说我参加的是半程。即便如此,我还是花了9个半小时才完成比赛,而42.195公里的全马我只需要4个小时,这就体现了差异之大。不同越野比赛,简单对比距离也不能说明难度和预测成绩,复杂性决定一切。

此前参加过21公里的山地马拉松,北马后开始周末自己去昌平练习,有时去跑盘山路练坡、有时背上背包去爬小山。山有多小呢?从这头翻越到那头,才4公里+200多米爬升,然后沿着公路跑回来,再翻一圈,加一起16公里、500米爬升。虽然北马后攒了800公里的跑量,但有记录的训练爬升才5000多米,力量严重不足。而且我从小对下山就有严重的心理恐惧,出去爬山时我能跟队首,下山肯定掉到队尾,比小姑娘还慢。

就这样带着忐忑来到大连,照旧是先带着女友玩一天。我俩同时请天假不容易,能出来比赛的机会就是陪她出来旅游的机会,所以我也尽量选择这些有山有海的地方比赛。这一天没少走路,二人世界就不赘述了。不过由于住在海边,虽然风景甚佳,但超市里我习惯赛前喝的红牛和宝矿力都没有,有点郁闷。

4月18日4点多起床,把能穿的装备几乎都穿上了,自认为武装到牙齿。当然也谈不上专业,比如我的手杖还是前两年买的登山杖,物尽其用。吃了早饭,迎着寒风走向起点沙滩。这两年跑比赛多了,对清早起床吃饭收拾这些已经习惯,不会有什么不适。一通合影和热身,6点,起跑。我小步注意着鞋里别进沙子,这是我唯一一双越野跑鞋,上山就穿,还是去年跑友不合脚送我的二手女鞋。包裹性较差,容易进石子和崴脚,我在脚踝用肌效贴打了保护,后来证明是明智的。

一开始是沿着木栈道和公路跑向市区,这段是最简单的,却把我急坏了。因为之前练习用的背包太大,这次带上了新入手的TNF背包。但是因为没上山适应过,虽然把水壶背在了身后,胸前的肩带依然飘来荡去摇摇欲坠。这张微博上看见的照片就是我当时的状态,拽着肩带和自己较劲。快到星海广场时遇到大强,一起跑到CP1,互相帮忙收紧了肩带才算好了。

然后就开始翻山越岭,一开始还是台阶为主,快到折返打卡点时遇到已经折回来的岳老板健步如飞地下山。后来大强让我先走,我就加紧了步伐。后面的路已经记不太清,基本就是上山下山的循环,而且山林野路为主。上山低头撑着杖步行,下山收起杖看着脚下小跑。路窄无法并行,如果很慢又不让路就会堵成长队。所以我尽量小心地跑起来,可能因为紧张,虽然戴着导汗带汗水还是迷了眼。用手去抹汗,就这一瞬间的遮挡,就摔了下。

很快我追上了岳老板,后面的近30公里就没再分开。上山一起爬、下山一起跑、到补给站一起吃。50公里只有4个补给站,加上前两站只吃了橙子灌了水,我们决定在第三补给站吃饱歇足。可是已临近中午却迟迟跑不到,我的手表训练模式只能撑4个多小时,后面只能一直问岳老板手表的距离和爬升。终于看到食物,我们暂时忘掉时间,我吃了1碗泡面、2个桃罐头。因为太甜的能量胶、巧克力到后面根本吃不下去,很多背着都没吃完,补给站丰富的食物就显得弥足珍贵,也可以趁着吃东西稍坐了一会儿。

本以为吃了东西好歹能有些力气,可马上一上山觉得又累又困,血液回流到胃里,腿似乎更抬不起来。在补给站有个大叔问我目标,我说10个小时应该有戏吧,大叔一摇头说没戏了,后面更难。说实话我不太喜欢这种给其他选手泼冷水的,但事实也确实是有点紧张,要么是组委会慷慨赠送了几公里、要么是岳老板的表已经多记了几公里。选择继续战斗拼10小时大关还是闲庭信步溜达到终点保完赛,我们当然选择战斗,既然摸得到希望就没道理提前放弃。

随着岳的手表显示接近50公里,我们知道还有几公里的路要跑,我已经崴了两次脚。岳虽然跑量和我差不多,但越野技术和经验比我好很多,尤其下坡时很快。我不想拖后腿,壮着胆子跑起来跟着,还是崴了两次,好在都没受伤。但此刻脑子里已经没有稳妥到终点的想法,在一段山路上,我大步跑了起来,差点摔出去。听到我的叫声,前面的跑友也纷纷站在路边给我让路,这可真是新鲜,从来下山都是我让人的。就这样,最后岳的手表最终定格在55.5公里、2927米爬升,距离和爬升基本等于比官方数据多了一座小山。

快到终点时,拿着对讲机的志愿者看我们的号码布,我赶紧报出2020,只在视频中见过的主持人念名字原来真的有。当远远听到2020号袁超、2045号岳XL的播报声,两个大老爷们拉起手一起冲过终点。9小时31分,50公里组的53、54名,如愿拿到10小时以内完赛的银海星奖杯,成绩比我们预想的好很多。

后来我在想,如果是我一个人,会比这个成绩快还是慢,这很难说。但一路上两个人互相支持鼓励、岳帮我看距离和时间、帮我换了两次腰包和背包里的水壶、彼此了解互相照顾速度……和距离比起来,更熬人的是时间,有人陪伴,心理上会轻松许多。跑步这两年认识很多跑友,比如这次去大连除了青岚、岳和我这“金山三人组”,还有总在去比赛在路上偶遇的大强、低调努力有实力的晨光等等。还有叫不出名字的,比如有个邢台的女跑友路上叫住我,原来我跑掉了一条能量胶,她捡到后记住我衣服,直到再遇见我时还给我。如此单纯善良的一群人,如何不叫人喜爱。

我还想在起点遇见大家,在山上忘我奔跑,在终点超越自己。2015年的大连50公里越野,跑龄刚2年多的我又打开了一扇门,门里有更精彩的世界等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