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像一场梦

    想说的太多,反倒不知从何说起。

    前天晚上,经过最后几天的冲刺和一整天神经高度紧张的比赛,大家都非常疲惫,但已经十一点多了还都聚在一个房间里。一方面是大家一起等当天比赛的成绩排名,另一方面是排练第二天前五名的总决赛的才艺展示。
    当带队的WXC老师走进房间,告诉大家北京的两只队全军覆没、名落孙山、个人奖也可能颗粒无收时,狭小的房间中挤着的十多个人都像被打了一记重重的闷棍。房间中的空气都仿佛瞬间凝固了一样,所有人都哑口无言,刚刚W老师打电话说过来时大家还都满面笑容期待着好消息,顿时所有人的表情都僵住了,正在写明天演讲稿的CX静静地合上了笔记本电脑。领导和老师都安慰我们,告诉我们不是我们的错,而是其他因素。但正如有过丰富大赛经验的班主任ZJL老师说的:“成功了,鲜花掌声;失败了,没人怪你们,你们自己心里会别扭半年。”那一刻,我们知道,这痛苦的半年开始了……

    时间回到周一,最后的8位选手最后集结。之前选手很多竞争激烈时,其实压力却不是非常大,现在真正告诉你要代表北京出去比赛了,说没有压力是不可能的。从周一早上到周三中午,大家都进行最后冲刺,拼了命地背,一个个眼睛都熬得通红。同屋的两位社区经理组选手LZW师傅和YX师傅是选手里岁数最大的,孩子都不小了,也通宵地背,他们说多少年了从没这么努力过。别说他们,我高考的时候都是天天十点睡觉,天天熬到凌晨我都是第一次。
    周三下午,8位选手1位班主任1位领队3位担任评委的老师13人踏上了奔赴天津的动车组列车。在北京站闷热的候车大厅,我们一个个还捧着材料看,嘈杂的大厅里最刻苦的一群人。到达东丽湖度假村后,各地选手会聚一堂,一共有31支队117位选手,没想到这么多,有点剑拔弩张的感觉。这天晚上又是大半夜才睡,有的在最后突击笔试部分,有的在准备现场模拟。半夜大家都聚在我们屋,老师最最后布置,屋里气氛紧张,而更紧张的在楼道里,感觉房间门的外面,一场暗战正在激烈交火。此时我们选手能做的已经不多了,而我们的支撑团队也就是我们的领导和老师们则半夜仍在四处奔忙,为了给我们创造一个公平的竞赛环境,当时的一切迹象表面,北京队形势比较好。

    周四早上,开幕式后,大家开始笔试。117位选手经过抽签决定坐次,后来的情景演练也是抽签决定顺序,所有人通讯工具没收,比赛结束的选手不许离开,组织者试图将比赛过程做得滴水不漏,让人无话可说。笔试结束后,大家表情不太乐观,我看到卷子时也有点傻眼,很多题没见过,超出了我们准备的范围。不过后来一转念,这是公平的,题库里没有的我不知道别人也不知道,于是还互相安慰也许平均分都不高不必担心。但当下午情景模拟还没开始时,就有消息透露出来,有的队所有工种整张试卷与答案一个字都不差连顺序都一样,我才知道我太天真了,真的不是“我不知道别人也不知道”。
    事到如今笔试部分肯定是已经占劣势了,但对现场模拟部分我有信心,想想也许还能力挽狂澜。下午抽签结束后大家在自己房间等待电话通知,我抽签的次序在中前,也许有的人觉得后上的能准备充分些,其实此时没什么可准备的了,越是靠后的越紧张,因为屋里的人一个个被叫走就不回来了。因为人很多,有的工种进展比较慢,所以最后上场的选手都夜里了,从中午一直等到天黑,这是什么感觉。我等了大约两三个小时,还好,大家在房间里说不紧张是不可能的,于是就有了各种有趣的表现。比如屋里的L师傅,嘴里就跟念经似的不停地叨唠话术,还不停地念“我叫不紧张”,一大老爷们还唱出一句“不怕不怕”,太搞笑了。
    现场模拟部分有一定难度,我虽然进门前很紧张,但进去后就平静了,基本发挥出了正常水平。唯一不解的是我在屋里对着镜子练了半天的动作表情眼神接触完全没用,因为所有评委一直低着头不看我一眼。当时我的理解是,之前我们北京的评委也说过会务组要求评委不能给选手任何暗示包括微小或摇头之类的,所以可能这是他们被要求的。不过营业组的CX上台刚说一句“您好请问您办理什么业务”底下就开始动笔打分未免就有点……演练结束后,感觉一身轻松,被引领到休息室,其他队友过来迎接,说我表现不错,才知道原来休息室有电视可以看到现场选手的表现,于是各队都是移动于各电视之前关注着自己队选手的表现然后去门口迎接。

    晚上10点多比赛评委还在判卷打分,我们出去透了透气回来等消息,头天晚上还说形势不错,现在变得很被动。似乎各地诸侯在搞“合纵”,虽然我们也在“连横”抵抗,但毕竟我们不是强大的秦国。直到ZM老师接到WXC老师的电话,说听声音像好消息,于是大家重燃信心满脸笑容地期待着是一只队进决赛还是两只队都进,几十秒后,就是开头那个场景了。
    从一开始,大家就自我感觉良好,而且这种良好感觉是被人营造的,包括有一些组的裁判长和模拟客户也是我们的老师扮演的,但这些都是不参与打分的。所以当被从天堂一脚踢下地狱时,这种“被人玩了”的感觉是很不爽的。大家很不服,但毕竟我们是北京队,不用自己说走到哪人家也会窃窃私语一下,所以领导要求明天一律坚持统一正装出席决赛和闭幕式。足球比赛有句话叫输球不输人,不能让人看扁了。

    周五一大早又有些大领导过来,给了我们些鼓励,吃早餐的时候班主任告诉我们个人成绩还不错8个人有7个都有奖。决赛时集团总裁亲临现场,还有国资委等的领导以及一些新闻媒体。过程就不说了,有些问题让大家相视一笑,有风度地看完这场秀是我们的最后任务。颁奖时我们7个坐在后面看着前面孤单的1位选手觉得很难受,后来念名单时才知道8个人都有奖,他的心理估计被折腾得够呛。最终8个人2个银奖5个铜奖1个最佳口才奖,团体一个二等奖一个三等奖,也算没有空手而归,多少有了点交代。而且说银奖和铜奖的选手也将被授予国资委颁发的相关资格晋升,让我们队中的非正式工有了些安慰。不过我的感觉,更多像是人家给你北京点面子,别做太绝了。
    午餐时我们两支队的选手因为都获奖所以也进入了获奖选手才有权进去的和左总一起吃桌餐的房间,被领导拉着和各位领导都碰了杯,各队都游走于各桌之间,领导吃顿饭可真累。虽然没能获金奖被左总颁奖,但碰了杯也挺难得了,其实也就那么回事,尤其走到某位领导前时人家来一句“知道你们北京在保障奥运所以最优秀的选手没来”,我们8个都不知道脸往哪搁。

    前天夜里,大家各回房间了,我难以入睡,想着回去如何面对江东父老,很想爬起来写篇日志,叫“铩羽而归”。当然现在我不这么想了,我觉得我们8个都很优秀。其他省的选手也很优秀,毕竟是全国的高手,能参与就很荣幸了,拿个小奖能到中上水平其实已经是高抬我了,所以也没什么好抱怨的,而且在风度上我们没丢北京人的脸,虽败尤荣吧。
    这两天,我感觉成长了好多,虽然的确心里很别扭,但感觉学到了很多东西,这种参加全国大赛的经历是很多人一辈子都不会有的。在从东丽湖去天津火车站的路上,我忽然有种感觉,就像做了一场梦一样,一个好长的梦,做了一个多月。从复兴门的选拔、到香山的大集训、到温泉的一层层淘汰、到比赛时的种种,说不上是美梦还是恶梦,但想想大家聚在一起时的那些欢乐的画面,就觉得还是快乐多一些。离开天津的一刹那,我感觉梦该醒了,虽然还坐在区域中心、市场部、权宜部的老师身边,但下周一开始还是要回到自己平凡的岗位上重新开始常规的工作。
    这一场梦,我会铭记于心。感谢长期以来各位领导和老师的关心和付出,其实他们比我们更辛苦,我们没能进决赛他们比我们还痛苦,但还要安慰我们。感谢担心我们没购物帮我们买麻花的领队PYJ老师,大晚上捧着鲜花来北京站接站的老师们,特别特别是带队的WXC老师和班主任ZJL老师,他们才是这支北京队的灵魂。当然还有所有可爱的队友,不管离开的还是一起战斗到最后的,我相信大家的未来都是精彩的。来日方长,我们携手再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