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满降生记

2016年1月27日,我抱着女儿第一次走出积水潭医院回龙观分院5楼产科住院区,来到外面的世界,回到温暖的家。从她出生到出院这4天,一直有护工梁姐帮忙照顾,一进家门就着实让我和媳妇一顿手忙脚乱,真正的育女马拉松开始了。想想刚刚过去的上个周末,觉得应该趁着记忆清晰记篇流水账,以后讲给女儿听。

1月23日16时:“2016年1月23日15时40分,鄙人喜得千金,母女平安,6斤。贤妻怀胎十月,历尽辛苦,感恩不尽。分享此刻喜悦,感谢亲友关心。这是今冬北京最冷一天,也是最暖一天。”对每个男人来说,发出这条信息时都是一样激动的内心、颤抖的双手。我终于等到这一刻,还来不及高兴,心里一块石头总算是落了地。

1月22日17时:老婆发消息说“见红了,这次是真的了。”今天正好是预产期的日子,我还在上班。前几天因为假性宫缩去检查被劝回家,不知哪天才生。突然接到消息,虽然知道不至于马上生,但也明白进入按小时数的倒计时,哪里还坐得住。6点多处理完工作,一想到是周五晚高峰,我一头跑进地铁站。

1月22日22时:原计划等到子夜再去医院,但疼痛加剧得比预想得快,宫缩间隔缩短到8分钟。我带上提前收拾好的大包,想着要在医院过夜还带上了睡袋,驱车送老婆去建档的积水潭回龙观分院。大风呼啸,全国遭遇了30年不遇之大寒潮。连广东都下了雪,北京更是打个喷嚏能砸了脚的冷。妇产科的急诊大夫检查后坚定地表示还没开指,临产才收,“回家睡觉吧”,只好遵命回家。

1月23日2时:老婆疼得更加厉害,宫缩间隔不到5分钟。外面更冷,父母也坐不住了,全家再次赶到医院。看着老婆疼得脸都扭曲了,我祈祷医生这次能收,然而结论还是“回家睡觉吧”。老婆这次不想走了,因为疼得密集而剧烈,回家也不可能睡觉,身体已经有点虚弱的她也禁不起来回折腾,我俩选择在妇产科急诊室门外的椅子上继续等,让父母先回家。

1月23日7时:靠在硬邦邦的铁椅子上,我也睡不着,肩周颈椎本来就不舒服,更是难受。然而根本无法和老婆此时的痛苦相比,我说租个床,但她不想躺下,坐着疼得厉害时会疼得站起来弓着腰,嘴张得像要把孩子吐出来。我握着她的手,她简直能把我的手捏碎。宫缩间隔不到3分钟,我第三次喊来了医生。看得出医生也希望这次能收了,但摸了半天还是一声叹息“只开了个小指尖”。看到老婆坚定的住院态度,总算给收进了产前病房,我跑着办各种手续,多少踏实了点儿。来得太匆忙,连手纸都是跟隔壁床借的。

1月23日11时:过了探视时间被赶出病房的我出去买了些要用的东西,从家里带了母亲熬的粥,喂给老婆吃。但由于阵痛加剧和频繁,只能吃一口歇一会儿,没吃下多少。估摸着可能还得晚上才能生,12点半探视时间结束我准备离开,突然老婆宫缩有了大便感,我扶她去让医生检查,医生让我先出去,过了会儿打开门说“开两指,进产房”。庆幸没离开同时,心也提到了嗓子眼。取了些要用的,扶老婆走向产房。

1月23日13时:这里不让陪产,要付费请护工照顾。产房门口一条红线,我不得入内,护工让我去买些吃的喝的,买来就按对讲机、里面会有人出来接。积水潭回龙观分院对面是刚拆除的城北市场,除了一楼大厅的小超市,门口啥也没有。我开车出去买了些高热量的巧克力面包蛋糕和牛奶酸奶之类的让护工送进去。老婆喝了几口红牛、吃了我一条能量胶,又找我要盐丸,可惜没带。这都是我跑马拉松的装备,我祈祷着她顺利跑完这场马拉松。

1月23日14时:家属只能在家属等候区的楼道里坐着,产房里如果有需求会通过对讲机喊。我自己坐在这什么都做不了,像热锅上的蚂蚁。老婆也不回微信了,肯定疼得更厉害,但现在没法让她攥我的手了。我又跑下去买吃的,护工开门接过去就关上了门,我看不到里面,就站在门口听。门口除了我还有一对老夫妇,医生出来问**的家属谁签字,大妈一脸坚定地说“我签!”大爷犹豫了下说“我也跟着听!”老两口被叫到产房门里,我在门口可以听到门里的对话,医生在向他们解释那位产妇的特殊风险以及手术可能采取的处置,双方交涉过程中我清晰听到医生问了句“要命还是要子宫”,老两口说“要命”,后面的对话我听不下去了,因为楼道里只有我自己,眼泪就落了下来。

1月23日15时:到3点半探视时间,我进病房给老婆带的饭拿了出来,在楼道里把剩的鸡蛋和粥吃了个干净,又回病房洗饭盒,订了医院的晚饭,准备打持久战到晚上。准备停当,我回到等候区。前面的产妇刚刚顺利产下女婴,一大家人忙得团团转。我有点羡慕地看着他们,忽然听到对讲机在喊家属。因为没听清,我赶紧穿过这家子人跑到对讲机前问,果然是喊我老婆的名字。确认后护士说:“给您报个喜,13点40分,顺产一个女孩,3000克。您现在下楼去租一个平床……”

1月23日16时:孩子出生要留在产房观察,2个小时后才和母亲一起推出来。我一边下楼去租平床,一边给父母、岳父岳父打电话,一边回微信。后来看到老婆发出来的孩子照片,感激她的同时,又有点羡慕她可以比我早两个小时看着孩子。

1月23日17时:老婆被推出产房,小满被放在旁边安静地睡着。护士抱起她让我确认性别,然后让我买了医院统一的待产包把孩子包裹起来。此时老婆气色好多了,我才知道虽然前面历尽磨难,但最后总算给力,上了产床十多分钟就生了出来。

从此,小满和一家人过上了幸福快乐的生活……

PS:当天下午,那位手术的母亲,一对双胞胎的母亲、前面产下女婴的母亲和我老婆,都平安生产。两天后,曾和老婆同病房还借给她东西用的母亲也产下男婴,顺转剖,受罪了。1月27日我给老婆办出院手续时在电梯里和那位父亲打了个招呼,祝他们的宝宝也健康平安。

向全天下的母亲致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