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憩一下

    这几天只能用两个字来形容——挣扎。虽然是年前,但感觉度日如年,偏偏年前要连上9天班,连一半都没过去呢,简直要疯了。
    上周末因出去玩没休息好,身体状态不是很好。周一晚上每月一度的营销员聚会,我又喝多了。虽然这次喝得没上次多,而且还没回家,但从一开始就感觉状态不行,可能是屋里太热。饭桌上和刚回去的时候还都没什么事,后半夜开始发作,半夜三点突然爬起来吐,然后又吐了三次。第一次跑到厕所,后三次就直接往床边招呼了。从第一次吐就没关灯,因为我知道这只是一个开始,第四次的时候目睹了自己的胆汁。
    周二一直头疼,因为从夜里就头疼,所以以为是宿醉的原因,上午还顶着风骑车出去。回来后感觉愈发难受,中午也就硬撑着吃了一两饭就上楼睡觉去了。坚持了一下午把屋里的事处理完,没法出去了,浑身没有不疼的地方,我知道自己发烧了。熬到下班的时候硬挺着回家一试表,38度多了,吃了碗热汤面吃了片退烧药就睡了,夜里又醒了数次。
    周三早上醒来,感觉没事了,我上班后除了一次实在喝多了有一天没去上班外没请过病假,偶感风寒吃片药睡一觉就好了。所以虽然带了药,也一直没再吃。晚上同事生日,本来说什么也不想喝酒了,结果还是拗不过寿星,加上又碰上领导在同一饭馆吃饭知道怎么也得喝点于是还是没抗住。酒散后9点了,我护送飞回回龙观,虽然还有公车不过我还是执意要打车,我知道要坐公车晃悠一路我明儿早上真难爬起来了。同样,我的习惯就是喝了酒夜里总要醒几次,不过没喝多不吐就是了。
    知道我这几天怎么没更新博客了吧,我三天没开家里的电脑了。别说开电脑,这三天连胡子都忘刮了。
    其实年前要做的工作非常多,今天下午又陪G局取领今年的指标,分局光宽带实增指标就有11200部,别的一大堆就不说了,什么叫做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尽管如此,今天还是有好事发生的——发年货了。这次局里还真大方,发了9样东西,今天全局的人感觉都在忙着搬东西。下午开完会开着车把G局和我的东西送到家就没再回去,回去也快下班了,明日继续奋战吧。明天上午要进村宣传、下午有三个会、中午晚上又都面临着严峻考验,今天可得好生休息休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