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市民的第一次胜利

    作为一个和父母一样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小市民,我也蒙受了所有普通的小市民都在饱受的不公正。但是这次我总算通过自己的能力取得了一次胜利,把毫无购买证据、使用记录、遗失证据的游泳卡给补回来了。
    我在上篇日志中没有透露游泳馆的名字,就是想着如果最后能成功,也是做了勉强人家的事,如果让别人知道等于给帮了我的游泳馆添了麻烦。所以现在成功了,我也不会说是什么游泳馆。之所以这么说,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不是他们原意补给我的,而是在我使用了一些手段的前提下。
    昨天上午发现卡丢失,一次电话沟通失败。下午确认卡找不回来,亲自去谈,经理不在,与服务员沟通失败。晚上两次电话沟通失败,经理一直没来,后来得知是确实发烧了,今天见到时还没退烧呢。今天白天两次电话沟通失败,因为经理晚上才来。我知道,只要负责人不来,跟这帮服务员是谈不成大事的,手段也没法用。晚上再次尝试,总算来了,告知我不能补,我说我过去。我去的时候是抱着必胜的决心的,所以开车时把车停在了门口、特意在毛衣里穿上了衬衫免得露着内衣太失身份、羽绒服敞着怀、却带上了皮手套……羽绒服里还藏了从神农架带回来的小刀(我不想捅人,但也不想白挨捅)。
    一进门以往这些从来不会注意到我的小服务员就知道我是谁了(我什么时候追姑娘要是给人家打电话这么勤估计早成功了),鉴于我必胜的气势带我去见了他们主管,不过不是大老板,当然我觉得也够了。于是开始了艰苦卓绝的沟通过程,她态度很温和也很坚定,不补卡是肯定的,但是逐渐放宽了补偿条件。要知道,我在乎的不是这点钱,这卡是我爸办的,他那狗熊脾气跟小孩一样,我把卡丢了就跟我赌气两天没答理我了。上次他把卡丢了我都不知道,我丢一次跟犯了罪似的。即便我重新花钱买张新卡回去,他也一样别扭,所以我必须要拿一张跟丢失时一模一样的卡回去。于是我使用了手段……
    在拿到我希望看到的东西后,我主动付出了我丢失卡的过失应该承担的一点责任。双方的态度峰回路转,气氛异常友好,好像一开始就谈妥了一样。此时我才留下了我的名片,我毕竟是有手段为难了人家,交个朋友。
    回家的路上神清气爽,我开始庆幸他们主管发烧拖了我一天时间让我能想出相对合理的交涉方式,如果我第一次去谈的时候她就在恐怕结果会差很多。奉劝年轻人们,遇事三思而后行。假如这张卡不存在我爸的脾气问题而只是钱的问题,我决不会使用任何“手段”铤而走险的。身为一个小市民,如果没有掌握一些外力,不要尝试用鸡蛋碰石头。

PS:我现在要做的是去网上删除之前没有想到办法时发的一些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