射箭的代价

    自从上上周同肖总理去冲动消费了射箭(他是冲动消费,我不认为我是),上周同青岚去,这周终于是我自己去了。连续三周我都没差,虽然一次只是一个多小时,但只要坚持,还是有进步的。第一次是纯生手,恨不得被箭馆的人把着手射,第二次就被放心地放在了一道,挡在第一次去的青岚外面,这次箭馆已经没人管我了,要靠自己修行了。一去就像对老客户一样问我打几磅的,我想了想第一次的18磅太轻,让女孩看了笑话,第二次的22磅还能接受,就要了22磅的,以后就先稳定使用这个力量的弓了,有朝一日练18米的再换弓。
    这两次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老抽自己,每周练箭成了每周自虐了,见照片,不知不觉就抽破了,赶紧把有点小的护臂向上拉了拉,等天冷点穿长袖吧。不过看着手臂被抽红还挺有感觉的,想想雨天自己大老远就为射一小时箭跑过来,我果然是做事有长性的人。现在感觉人已经比前两次少了,再过一阵奥运的影响过去了,来射箭的人估计就少点了。我不喜欢一个人挨着一个人好像弓箭手阵放箭似的感觉,我可是想着来平心静气的。
    箭馆里还是有些高手的,今天旁边就站一感觉跟猎人似的哥们,一身的皮护具,背着箭篓(其他人都是挂在架子上,一支支抽,他是从背后取,取箭的动作就感觉帅)。一支支箭射地非常干脆,毫不犹豫,保持一个机械的节奏,看起来动作不标准似的,其实那就是找到自己的感觉了。更牛×的是他不射靶子,第一箭我还奇怪高手怎么会脱靶,仔细一看原来在两个靶子中间钉了个瓶盖大小的东西(可能就是个瓶盖),我射着射着,又看见他开始射靶子了,再看地上,一支箭上穿着那个瓶盖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