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要水泡不丢面儿

半年没写博客了,这两年活得太认真,每时每刻似乎都得干点儿正经事,本来当日记本碎碎念用的博客就这么荒废了,试试看能不能捡起来。
昨天早晨去奥森跑步,5点多出门、6点就到了。本想图个清凉的早晨,结果整个跟进了桑拿房一样。肯定有霾,但更多是雾,风一吹呼呼的水汽随风飘荡。人即便站立不动,也会被水汽拂过,一身露水。气温大概27°,体感至少35°。
没辙,来都来了,就盼着跑跑就下雨了。我喜欢下雨,痛快,淋浴跑总好过汗蒸跑。然而,虽然第二圈盼下来几滴甘露,我刚咧开嘴还没来得及乐,老天爷就来个逗你玩。因为膝伤停跑一段,又慢慢康复,两个半月没跑过10KM以上距离,在这么个环境用比伤前慢1分钟的配速跑20KM,就是足足两个多小时的汗流浃背。身上随便一件拿下来一拧都跟骆驼祥子一样泄下一注汗水,压缩腿套里都鼓着水泡。
说这么多废话,就突出一个背景——渴!我本来就是个跑步离不开水的,平时比赛补水量是别人至少1.5倍,更何况这汗流得跟水龙头似的。南园三圈跑完,第一瓶水也喝完了。找存包处的给开了柜子门,又取出一瓶家里背来的矿泉水,咣得把柜门撞上,拧开就要喝。不对,是拧了,没拧开……
要说我也是坚持健身3年多了,虽然主要是跑步吧,一口气做几十个俯卧撑也没啥问题,竟然绊在一矿泉水瓶子上,我这暴脾气就上来了。脚下生根、气运丹田、心中燃烧小宇宙、右手凝聚查克拉、一声“开”……妈蛋还是没开……
我有点慌了,一定是手上汗水太多,开始到处抹。衣服早湿透了,就柜子抹抹、墙抹抹,抹完还是拧不开……此时存衣处除了俩工作人员还有俩跑步的壮士,我渴啊,动了一丝念想,若是认识其中一位,估计就开口了。可愣是没求人,一跺脚,转而又去找老板,打听宝矿力的价钱(手里提着水问水价老板也是一愣)。问完又让开了柜门,取钱买水,把那瓶水扔回柜子。
最后一圈,我握着刚买的宝矿力跑的。一来是太热怕中途缺水能随时补,二来要的冰镇的可以冷敷一下,手疼……
回家路上一看,手特么都拧破了,拼成这样,作为一大老爷们,也没好意思求另一个男的帮开瓶水,好面子也真是要命。
我就是这么个人,只要我乐意,能卖力气、不怕疼,但就是不丢面儿。好听叫倔,难听叫傻,我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