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又去日本了

   
说是姐姐,其实没有血缘关系,而且她还是广东人,离我八丈远呢。只不过她爸和我爸是同行又是老朋友,她考上北邮来北京上学,所以她爸拜托我爸照顾一下,就
常来我家。第一次来的时候我还上高二呢,后来受她的影响我也考上了北邮,她则考上了北邮的研究生,所以得以又做了校友。今年我本科毕业,她也研究生毕业
了,同时面临着就业,当然研究生要比我们早两三个月。之所以说又去日本了,是因为她去年就在那边实习了,去了几个月了,这次回来找工作,那边给她加工资让
她续签,就正式去那边工作了。这一走至少要一年了,所以周五晚上和我一起回家,和我爸妈告别一下,然后乘今天早上的飞机,现在已经身在日本了,在一个叫
“厚木”的小工业城市。
   
我这个姐姐可是个强人,当初高考好像就是广东省物理第一,来了北邮引以为荣的电院又考上了本院的研,作为一个女生简直不可思议。她来我家之前我还不知道北
邮呢,结果被她熏陶了许久也成了北邮人,不过她没想到的是我这个男生考北邮没有选择电院或计算机而是进了管院。所以临走时她还说觉得挺不好意思的,把我拉
进了北邮却进了管院,不过这是我的志愿,我的成绩去学技术也够了,只是兴趣不在那里,我还是更喜欢文科学理科只是为了考高分。所以从这方面来讲,我俩是两
类人,而且似乎兴趣和性别有些颠倒。
   
今天中午接到她同学的电话,她托她同学把她向我借的东西还给我,我上去时是爬楼梯上去的,因为今天是他们研究生清楼的日子,所有人都在搬家,电梯是很难排
上的。看着一派繁忙景象,多少还是有那么点伤感,不过前两天煽过一次情了今儿就免了,过俩月我们走的时候再说吧。
   
还有一件事想说的,周五晚上吃饭时,姐姐给我讲日本那边的事。我说她可以买黑市上的IP电话卡很便宜的,她说没地方打,如果去车站打电话马上会有男的围上
来问“小姐晚上有没有空啊”。我昨天和同学打电话听说一个去日本的同学回来了,临走打工的店长对他挺好想送他点东西,结果送了他三本黄色漫画。那边的文化
就是这样,我学了N年日语,多少也有些了解,而且从不歧视,倒不是因为我学日语,而是我觉得这是社会发展到一定程度的必然产物,等中国像日本那么富了,生
活那么紧张了,也会那样。而那边的社会也有很多的确先进的地方,比如姐姐报的政府组织的公益性的日语班还是市长亲自签字邀请的。不过当姐姐提到她一起学日
语的一个中国的女孩时我还是和不爽,那个女孩20岁,比我还小了一岁,东北的,挺漂亮,要说跟我倒是挺合适的,结果嫁了个日本老头60岁了。开始他送她去
上课他们还以为是她父亲,她说是她爱人,而且那老头每月只给她2000日元(屁都干不了),还处处限制她,每天穿什么衣服限制到内衣,买东西都要开车带她
出去,甚至还老打她。其实这种情况当她告诉我那个女孩嫁了个日本老头时我就猜到了,何止日本,大陆女孩嫁到台湾去的也是一样。听她的说的时候我半天没说
话,开始第一反应是可惜(中国男的比女的多了几千万呢,资源流失啊,还是觉得她跟我比较合适)。第二反应是觉得那个女的很贱,只不过为了钱就去受欺负,以
至于同为中国人的我也觉得脸上无光。随后的反应则是羞愧,深深的长长的羞愧,女人爱钱本就是天性,她没有错,错的是我们中国的男人太不争气了。要是我们中
国的男人比他们日本的男人有钱,还用得着咱们中国的女孩嫁到日本去吗,她们自己肯定也是不愿意的吧。可是光不服气行吗,看看日本男人的生活,他们在那么大
的竞争压力和消费水平下一个人撑起一大家,做事情是多么努力(以至于心理都有些变态),而我们中国的大部分男人又是多么懒惰、不思进取。我算是很勤快的
了,不过和日本人比起来还是自愧不如,所以我知道要消除现在的羞愧感只有更加努力,也希望有更多的中国人(尤其是年轻人)能把对日本人的简单的仇恨转化为
强国的实际行动,虽然这条路很漫长,但至少我希望当我60岁的时候,不用再有中国的女孩为了钱嫁到日本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