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

    如果昨天上午多试几次USB接口,前面不行试试后面的USB接口,也许她的电脑就能读我借来的移动硬盘。
    如果我能多想想办法把移动硬盘里的镜像文件和安装文件都拷到她硬盘里,而不是草率地用一张从未亲自使用过的系统盘格掉了系统,整个过程可以很简单。
    如果我格掉C盘后耐心点跳过那些错误文件等待系统盘完整安装一次系统,也许就可以使用那个系统,至少可以早些知道那张系统盘是有问题的,至少出去吃午饭时可以让电脑干点什么。
    如果在拆那个五年未开装的联想品牌机机箱(我领教过,联想的老机箱绝对是共产党人设计的,机关重重不是一般人能打开的)细心一点早点发现拆掉前侧面板后可以把硬盘槽从前面抽出来就不用在那个机箱上使那么多蛮力累得满头大汗,而且是和她爸一起。
    如果回家后我先把系统镜像和安装文件拷到她硬盘上然后独立运行她的硬盘装系统,就不至于因为分不清是那块硬盘而格掉我自己的一块硬盘,导致毕业前下的很多软件都无情消失了。
    如果直接在她的硬盘上装系统而不是愚蠢地复制系统盘上的文件……
    如果重新运行双硬盘时数据线插禁一些……
   
    没有如果,也许是前天很顺昨天就很不顺,本来很简单可以做得很完美的一件事竟然搞得我如此狼狈,每一步都可以走向成功我偏偏都做了反方向的决策。

    如果我每次遇到困难时都能冷静下来考虑一下情况、耐心等待、细心分析、想好后果,这对我根本是小菜一碟。但我还是像个小孩似的头脑发热、鲁莽行事、出了错手忙脚乱怒视着不听话的机器挤出几句脏话踹一脚机箱。
    还是不成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