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怪的梦境

    一周里,睡得最好的一觉,往往就是周六夜里。
    周日到周四的夜里都会因为第二天早上要上班而睡不踏实,周五晚上又会因卸下一周的包袱期待周末而兴奋不已。
    所以每周六运动得大汗淋漓之后,想着第二天还不用上班,往往就是我一周中唯一能睡到8点的一觉。这对于多年以来习惯了6点多起床的我来说,已经算是十足的懒觉了。
    周三到周五基本饭局排满,其中喝了四顿酒,周六早上才飘飘地从单位坐车回家,吃了午饭才算是恢复了正常。为了拖住脂肪肝的来临,下午赶紧和ZZ去打羽毛球、台球。
    即便保持每周末都运动,但一周一次的频率对于进入下滑的身体素质还是太少了,晚上躺在床上捧读片刻就昏昏欲睡。以至于床头书都没来得及放在床头柜上就和我一起在枕头上过夜了。
    这一夜的梦是从哪开始的呢,我已记不清了,因为醒了两次,每次重新入睡就会下意识地把之前的梦境默认为现实。比如我梦见我中大奖了,一激动醒了,再次入睡我就会十分肯定地认为我确实中奖了,再做梦就是怎么花钱的问题了。当然,我不买彩票,也从来没梦见过中奖。
    对了,好像是个机缘巧合,结识了上流人物,然后靠着一些非正常手段谋了个不大的一官半职。这应该是若干年后的我了,因为已经有了孩子,遗憾的是想不起孩儿他妈是谁,或者根本就没出现。然后为了孩子要花什么钱,手头拮据,就又用非正常手段搞了40万。结果东窗事发,被调查,类似警察的人跟我还挺客气,也没带走我,就是告诉我这事最后得关多少多少年。最神的是若干年后的我妈还没老,而且无比淡定,还跟我那计算,我关多少年之后出来,还能上一年班,找个好单位混一年,就有退休金可以养老了……
    想好了后半生的安排,我似乎也轻松了许多。住处竟然回到了搬来回龙观之前住的姥姥家。我走进原来姥姥住的那个小暗房间,居然变成了海景房!还不是一般的海景,姥姥房间有个小阳台,我想去看看阳光,结果发现海水已经没到窗台了。我大吃一惊,全球变暖带来的海平面上涨怎么速度这么快!慌忙推开房门,差点一脚迈进海里,只剩门前的一小块平台还算陆地,眼前已经是一片汪洋,海上只有几个小房子门口都站着人,我旁边还站一老哥,抽着烟惆怅地望着远方。海上除了房子还有小船和海鸥,画面倒是相当美。我一时忘了恐慌,看着美景愣在那里……
    其实这梦比这要长,以上是我最后一次起夜之后梦见的,所以之前的已经被我默认为事实并且忘掉了。所以如果这个梦拍成电影,还可以拍个“前传”,讲述我怎么谋个一官半职、怎么有的孩子、怎么住的海景房。因为我依稀还记得之前的梦里有交易、有女人、有大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