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眠的路痴

    昨天接到斓大小姐短信,邀我和上次聚会的几个同学共进晚餐,约了好几次了好不容易大家找到共同时间当然欣然赴约。因为办了一卡通所以进城开始坐公车,就提前了很多时间出门,本以为又要早到很久,所以还特意放慢行进速度,结果在坐了9年的44路上却失算了。先是连等车带堵车慢慢腾腾一个小时才从德胜门开到儿童医院,本来下车走熟悉的路过去肯定也不会晚,可是我觉得复兴门下也许更近就多坐了一站,谁知这一路坎坷。本人活这么大自认为没见过比我更路痴的,我竟然一路疾行了半个小时走到白塔寺去了,最终绝望的我打了个的才回到本来很近的礼士路,7公里,也许我现在去练竞走还能赶上2008。
    还好我不是最晚到的,这次是3男3女,在中学附近的老巴人吃的,在这也呆过6年还是第一次来。菜做得不错,就是没想到美女们那么能吃辣的,面对着祖国山河一片红我只能望洋兴叹了。一回生二回熟,这次大家聊得很开心,也探讨了不少关于工作的问题,学到了一些东西。突然感觉自己还离工作很远似的,他们说的很多都不明白,还是没调整到状态呢。
    晚上本想再“二次会”,不过没找到合适的地方,加上我得赶10点的城铁末班车就散了。谁知道再次失算,本以为时间充裕,结果因为错过一辆21路等我到西直门城铁站时已经10点多了,我和一群疯子一起疯狂地跑进城铁,没想到末班车人不比高峰时少,车还没开,原来末班车是10点半。虚惊一场,要不就无家可归了。
    回来之后又发了几条短信就打算睡觉了,不知道是因为聚会还是狂奔的,大脑皮层还很兴奋,迟迟不能入睡,从十一点躺到至少一点才睡着,三次起来把定时到了的风扇打开。睡得晚应该起得晚才对,结果早上不到5点就醒了,不知道抽什么疯呢。总之从昨天夜里到现在我一直处于一种疲惫不堪甚至有点精神恍惚的困窘状态,但就是不想睡觉。上帝竟然用失眠惩罚一个如此路痴的人,真是个悲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