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虎难得没记花帐

    从小就是个大马虎,而且是马虎到一定程度的,即便是小学低年级也很少得满分,99比100得的多,上班后也没少因为马虎出错。最近三天春季校园宣传,我负责昌平分局最大的阵地化工大学,而且和以前只卖201卡不同,这次加上了LT的移动业务所以比较乱。三天下来,虽然每天收队回局之后的对帐都有些紧张,不过最后都对上了。尤其今天下午活动结束,六种卡、最小面额一块的零零散散三万现金、十多个人员、每天负责收钱的营业员都不同、人多的时候顾不上登记、LT的卡还得日结帐每天都要从201卡收入里垫付……最终愣是一块钱没差,都对上帐了,圆满完成任务!虽然险些丢了1200块钱的充值卡吧,不过好在落自己营业厅里了没真丢。
    我太欣慰了,要知道第一天宣传的头天晚上我开始不明原因的呕吐发烧,第一天宣传乱哄哄地人员也都没熟练,我想我必须得盯着。结果这一天下来差点疼死我,因为没地方坐,也不想喝凉水,所以对于发烧的人来说是从里到外的浑身难受。不过总算咬牙顶下来了,交完帐又开车办了点别的工作,刚下了两三天的雪还没化,我开车拉满物料的皮卡晃晃悠悠地转悠了一会之后觉得有点恍惚了,得了一咬牙不干了,回去写了篇稿就歇了。意外收获是这篇恍惚中投的稿上OA首页的图片新闻了,以至于第二天就收到了很久没联系的同事的电话和邮件,我也赶紧把有我照片的首页截了图收藏了起来。(PS:第二天得知,我在投稿和给领导报的日结表中写的都把2月19日写成了29日,把上面领导看得很晕,说怎么还没到日子你们就发出来了,对此我全然不知,由此印证我确实烧傻了)
    回家后就倒下了,吃了退烧药。对于工作的强烈意志力让我第二天一早醒来就活蹦乱跳了,我也很惊异我的恢复力怎么变这么茁壮了。于是,今年春季的一场例行小病就算过去了,我拥有了09年版的最新抗体。
    那么说说这两天不爽的事,不说宣传本身的,我在忙这个的时候,其他的事情仍然通过该死的手机信号缠着我,包括晚上和周末。我感觉要被LT逼疯而且估计比我先疯的人还不少,都急了,大晚上大周末的还开工呢让我协调,吃个饭的功夫又被宣灌了一通任务,上面又拍下来无数指标。
    怎么说呢,我带病工作,不是说我多敬业或多爱岗,坦白地讲我对LT没有一丝情感,怨恨倒是不少。只是我觉得我工作不是为了公司而是为自己,如果我觉得值得去做,就去做,而且要做就要努力做好,如果能力所限做不好,那也是没办法的事,就不必介意了。所以我对指标、奖惩什么的这些领导喜欢挂在嘴边的事从来不上心,你拍不拍指标扣不扣我钱我都一样努力工作,完不成任务就扣呗,我对扣钱很不敏感,倒是如果工作做不好的自责感更折磨我。
    工作一天比一天难做,但这也挺锻炼人的,所以我想我还是咬牙挺挺吧,并尝试做一些改变。毕竟现在的一切,都是未来的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