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经病的第三个北马

 (自己手表记快了,应该是349)

“我不是大神,我是大神经病!”——今天北马完赛后发微博的第一句。坚持长跑快3年了,第一年以新人自居,第二年不新了改叫菜鸟,现在依然叫跑渣。然而今天我不太谦虚,因为真的超出了自己的想象。
上周末善行者100KM徒步,我们组队完赛90KM+1600多爬升的准百公里越野初体验,并以15小时成绩进入前五名。由于此前没有50KM以上经验,我付出了一些伤病代价,具体可见上篇赛记。这周我每天都在积极恢复,晚上十一二点还趴在客厅滚泡沫轴、做拉伸。然而可能是间隔仅一周的北马给我心理压力太大,始终觉得没恢复。左脚轻度足底筋膜炎落地就会有点不适、左脚踝一直酸软、髂胫束也没彻底滚好,就在昨天晚上,可能太紧张,左跟腱一直酸疼,抹药按揉都不行。
我有两个信念:1、也许是心因性的,真跑起来就没事了,何况跑步产生的内啡肽有镇痛功效。2、真有毛病,大不了退赛,也是一种经历。于是我决定今天全程不看配速、不跟兔子、完全放松跑,并带上手机,万一上收容车要拍照留念。
出发前并不顺利,进广场一个小门造成大量人员拥堵,一路推挤权当热身。来不及排厕所的个别男选手尿在了移动厕所车下,尿液流了过来,我四周挤满人,只好站在尿里等起跑。
我不是冲出起点,而是小心翼翼地让身体逐渐热起来,其他人怎么超随意吧。我尽量观察前方,不被停下拍照的人挡住,避免突然变向加剧伤痛。我没向摄像机挥手,面无表情,注意力都集中在保持最轻松的跑姿上。这一周只跑了5公里,还是分两次,所以前10公里身体一直很紧,也和紧张有关,好在腿脚并未出现反应。第二个10公里,深层的疲劳感开始涌现出来,毕竟上周末的消耗太大,好像打开了肌肉的大门、藏在里面的乳酸也跑了出来。我开始用白水洒在腿上降温,怕炎症发作。
大约20KM处,我看到了去年踩到能量棒崴脚的地方,不由得加起小心。半程过后,虽然我努力保持跑姿,上身挺拔、前倾,放松肩部、自然摆臂,让落地点在重心垂直面下、小步幅高步频,同时不断给腿部降温、补充电解质,还是出问题了。左髂胫束开始紧、右髋关节也开始疼,更要命的是上次伤得最重的左脚踝,又吃不住力了。我在跟腱和脚踝打了肌效贴,然而并未阻止情况发生。
我明白此刻如果停下来,会马上开始疼,继而变成一瘸一拐地走,别说完赛,本身就是极大的痛苦。于是我决定,既然走比跑难受,至少跑我可以用跑姿缓解压力,那就一直跑下去不要停,除非坚持不了大不了放弃。为了鼓舞自己,我开始努力观察四周,看加油的人群、看拉拉队的妹子、看活泼的小朋友,麻木的脸上硬挤出笑,希望暗示自己放松。20多公里处,我看到一位男士停在路边压腿,估计是肌肉不适。路边只站了一位老大爷,一看就不是特地来加油的,犹豫了一下拿出怀里抱着的塑料袋,问他“你吃东西不?”老大爷不是送补给的,可能是刚买的吃的,赶上封路在这等。我跑过去了,没看到他吃没吃,但是这样一幕幕逐渐进入我的视野,暖流激励着我坚持向前。
还有17公里、15公里、10公里,不知不觉超过了30K,以往在28K左右肯定遇到的“撞墙”竟然没出现,这是第一次。虽然两腿越来越酸、脚踝依旧无力,但我看到了一直跑到终点的曙光。最后5公里,可能因为持续发力,一直感觉腘绳肌要抽筋。我不敢继续浇水冷却、并吃下盐丸,祈祷着坚持到终点。
3小时49分。几个小时前还担心能否完赛的我,将PB又刷新了10分钟。今年参赛较少,而且主要是越野,这是第一场也是唯一一场公路马拉松,带伤PB,大大出乎所料。更重要的是极大地提升了自信心,原来我可以做到全程不走,可以不跟兔子自己配速,对跑姿的运用更纯熟。如果我以最好状态出战,显然还有提升潜力。
 (第一次全程没掉破过6分)
最后两公里还冲刺了一下,到终点后一停下来,果然马上就不会走路了,缓了好一会儿。交芯片领奖牌时,志愿者看我一脸狰狞,问我没事吧,我说没事。领了牌子出来,四周没认识人,眼眶一下就红了,用毛巾捂着脸。上周刚把自己虐成那样,今天又忍着疼跑了俩钟头,只是因为怕停下来。替身体感到委屈,又被意志打动。这样的做法不可取,这次实在特殊,以后会尽力避免。
总结这次经验,能有这样的结果,客观来说,一是跑姿的重要性,二是耐力确实提升。今天被挤在人群里推搡时、目睹翻栅栏加塞对骂时、取水被后面人撞飞水杯时,我对公路马的兴趣愈发淡了。而且我不喜欢速度训练、也没天赋,所以明年恐怕还会以距离更远时间更长的越野跑作为挑战目标。然而唯有北马,只要有机会我希望每年都可以跑下去,从2013年首马517、到去年大飞跃359、到今年带伤349,北马是我跑马的编年史,像生日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