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会战的日子里——谈站人普通的一天

    我是昌平分局一名大客户经理,平时负责分局大客户、业拓、营销支撑、辅助分局长等工作就比较繁忙了,进入09年以来就更是几乎没有喘气的时候。因为在这个特殊的时期,我还有一个特殊的身份——G网会战的谈站人。
    今天是周四,一般工作不会很多,我就计划给两个刚签的基站结帐。因为快到月底了,怕发票出问题,提前已经跟YLY基站和TYT基站的财务打好招呼,确定没问题,我早上7点多就出发去分公司的财务开支票。
    因为开支票需要一点时间,利用这段时间我先和网络建设部的同事沟通了近期几个基站的进度,另外得知XSJSC基站协议已经走完公司流程了。惊喜于合同流转的迅速之余我赶紧拿着刚打印出来还热乎着的协议跑去找王总签字,一步之差,王总刚刚出去开会了要中午才回来,我也只能无奈。跟业主联系后沟通了半天发票的问题,最后答应开具我方要求的正式发票,但要求今天下午3点准时把做好的协议和支票拿去,如果备不齐由我来向他们领导解释。这明摆着给我施加压力,我把协议放在合同管理员那里,关照王总一回来就帮我签字盖章,顺便提醒他赶紧把刚提交的付款申请点过去。
    安排妥当后我只能期望王总中午能回来了,驱车先奔YLY基站的业主XG大队。和主任打好招呼后去财务开发票,等着打发票的5分钟时间我就接了3个电话,其中一个TYT基站说我们光缆施工的人过去了没办施工手续,我让他们等在门口我马上赶过去。心中着急的我看着发票打出来了就上手抽了出来,没想到税控号还没打,免不了被埋怨了半天,真是欲速则不达。我老老实实等着人家作废、重打……
    赶到TYT没看到放光缆的人,就先去找业主开发票,然后打电话叫施工的人赶紧过来找我交接。上楼的功夫看见我们的施工队火速赶来了,我让他们在大厅等我一下开张发票就下来,谁想到一上去就说半个多钟头。跟TYT的老总和物业副总都交待清楚事情了,但是财务副总可能还不清楚,下面的财务人员要把我的一次性付款分年开发票,那怎么行,只好等着财务副总回来他去请示。被盘问了一番跟着他跑了几个屋总算把事情办完了,下楼找到施工队就赶紧办手续干活……
    安排妥当后看看还有时间,就去HZ大队找书记和主任定基站协议,之前的协议就几经修改,不出所料对我们的简易流程协议还是提出了修改意见,最后决定还是使用原协议版本。
    回局后分局长和客户约了饭,本来我是应该参加的,想到下午还要盯着XSJSC基站的事只好让他自己开车去了。会战开始以来我在分局食堂没吃过几顿饭,而且基本等我去的时候也都是剩我自己吃了。吃完饭的午休时间整理了一下协议文本,报了一些谈站的成本需求,还不到上班时间在MSN上得知王总回来了,我就赶紧又杀回分公司。
    合同搞定了、我守在财务等着开支票,还好一个个电话催下来很快就拿到了。一看表还有一个小时,正想着干点别的金地小区基站的业主打来电话让我去取一些证明材料,为了今天能报上合同流程我赶紧跑过去,报上流程后赶到XSJSC正好3点。我准时推开物业经理办公室的房门,心中不免有几分得意。这是一个密集的住宅小区,所以立基站是很容易遭到业主反对的,为这个站我前前后后跑了十多趟、协议改了无数遍、高层动用了分公司的副总经理和他们老总沟通、下面找到和物业经理同学的同事帮忙引荐,分给我的第一批基站这是最后剩下的一个难以攻克的,总算“拿下”了。不过事实证明,我高兴得太早了。
    看到我准备齐了协议和支票,物业经理带我去见了他们老总,没想到他在了解到我们增高架的尺寸后马上把协议推到了一边。他认为这个楼本身不高,放一个很高的增高架即便做了伪装也很容易识破,迟早会找麻烦。但实际正因为这个楼的高度问题,才需要做增高架,而且我已经为其尽力争取了美化天线,没想到又旁生枝节。我很不甘心把好不容易走完流程的协议和支票废掉,更关键的是在和他谈话的时候我们的施工人员已经到楼下了,我不能下楼告诉他们还是干不了活回去吧。我破釜沉舟,向他一通保证,美化天线做好几个效果图让他们挑,不满意不装,先让我把机房和线路的活干了,不管未来出现什么问题,我们会配合物业做好客户解释工作……在一通近乎哀求下,对方老总看我决没有收回合同的意思,就签了合同,然后又对施工提了一些要求,我满口答应。出门抹了抹满头大汗,跟物业经理去开了发票办了手续,叫来了对方的电工沟通引电的问题。趁电工沟通时我又跑出来打电话协调TYT的增高架问题……电的问题好不容易谈好,馈线又找不到合适的路由,物业经理也被我缠了一个下午了说先把方案拿来再说。
    回到局里找了工程部门协调了美化天线的问题和馈线的问题,想想这个站跑了十多趟还是这么不顺利,肯定还是这个物业经理在挑理,真是小鬼难缠。看看已经过了下班时间,我用自己手机拨通他的手机,这样比用座机显得诚恳,告诉他明天上午我会带着相关工程人员去跟他一个个讲明施工方案,让他叫上配合我方的人员,中午顺便一起吃个饭……放下电话,我想想明天上午先和分局长去谈天龙源基站的协议,然后拉上那个物业经理的同学中午就把施工方案的问题搞定,这才放下心来。
    要说从接触用户、洽商协议到后期协调工程,恐怕最简单的就是付款了,给钱谁不要。但是今天我只是付出去三张支票,也要费劲口舌。不过只要取得了实质进展,就是欣慰的。我有一张自己做的谈站的进度表,从分局最初的7个站到现在的19个,一个个增加、一个个签约交底涂红,自己每天只要能对这张表有所更新,就感觉很高兴。
    什么是会战?我觉得就是一个月干出平时一年的任务。
    虽然在晚上、周末休息时也经常被基站的事打扰,但想想还有那么多同志在战斗着,就觉得充满了干劲。我去签表厂基站的时候,对方问我,你们怎么这么玩命啊,大半夜11点多还在干活,我神秘地告诉他——我们在“会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