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拜

    字典上对“团拜”的解释是机关、学校等成员为庆祝新年、春节而聚在一起互相祝贺。实际上大多数公司也都有新年聚餐的习惯,连外企都有,何况有着浓郁老国企文化的网通,昨天第一次参加了聚餐。
    昨晚的聚餐是整个机务中心的员工,要算起来如果都去光七个直属班组就五六十人,当然实际没那么多,两个屋一共六桌领导那屋两桌我们屋四桌。聚餐当然就是酒会,昨天主打蒙古王,乱七八糟什么酒都有。我惊奇地发现经过最近在巡检班几次牛二(牛栏山二锅头)的洗礼我已然开始适应了喝白酒,喝了几顿二锅头喝38度的蒙古王竟然觉得味道很淡。自从大学喝啤酒喝伤了以后,经过了一段不怎么敢喝酒的过渡期现在也许实现了啤到白的转折了。不过我们作小字辈的这种场合是难得的机会,当然不能光顾埋头吃,至少得挨个敬到了,所以还是喝吐了。不过感觉还好虽然真是没少喝(怎么也有半斤了)一直很清醒,完事晚了居然还是坐345倒919回家的。
    其实在公司经历的每件事都是很好的学习机会,中国的酒桌文化是在社会上有很重要地位的,不懂得怎么“吃饭”的人在中国企业里是很吃亏的,这方面恰恰是我的弱项。昨天又见识了前辈们的表现,先是领导挨个过来敬酒,每个人都要碰杯,这是作领导基本该做的,这时如果领导们没敬完我们小辈就去敬酒显然就乱了规矩了。等领导敬完就是师傅们分批表现的时候了,这可热闹,那一段基本就没怎么坐着,刚坐下又有人来马上又得站起来陪,反复不断,所以开席时大家等领导们敬酒其实是很好的机会可以抓紧时间多吃些东西后面反而没法好好吃了。
    在席间认识了一些新面孔,很多不知道职位的推杯换盏间也听得了姓什么,可惜气氛和大脑一样乱现在记不得多少了,但对几个领导印象还比较深。言语中的确透出领导的不同,我们来之后还很少有和领导交谈的机会,以后要是多有这种机会我多喝点酒也认了毕竟学东西要代价的。另外昨晚喝得有点猛敬酒次数也多了点,好像有有失分寸的地方,还有师傅过来说“领导不是看你跟他喝多少,你们不懂喝酒的道”。我是真不懂,还得磨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