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校过夜,悲情齐祖

    昨儿跟自己电脑上刚唠叨完还没来得及发到网上就又接到同学的短信,有个考研考到重邮的同学要走了,回去跟他吃顿饭算是送行。本来实在不想跑了,后来想想这么多年交情过来了最后差一次也不合适就又拖着疲惫的身躯杀奔北邮。这次小聚的规模就是他们寝室剩下的5个人加上我,要说我跟他们屋人的关系可能比跟我们屋人还要近一些,所以也算是半个他们屋的人了。不幸的是晚饭选在了“麻辣诱惑”,我是比较怕辣的,加上本来就上火吃得我相当给劲儿。我实在是喝不下啤酒了,幸好改喝了白酒,我说幸好因为酒肯定是逃不掉的,6个人喝了两瓶京酒也不算多。什么都是辣的,难为舌头了,9点多吃完大家要集体回去看球,我也不好脱离团队就一起回去了,难得我外出夜不归宿。后来在一个同学寝室看的,因为人很多所以我们三个人在地上铺了两张凉席睡的,我发现人困了睡哪都舒服。
    再说说这最后一场球,本来真是兴趣不大,赛前朋友发短信让我预测我都没说,不过其实心理还是更倾向于法国队,毕竟有亨利和齐达内。事实再次印证了我不输贝利的衰运,当我心理倾向法国队时法国队就落不着好下场。我依然很讨厌意大利队,姑且不论保守难看的防守反击打法,还越来越阴险了。打德国之前就翻德阿大战录像搞得德国队边前卫上不了场,这次马特拉齐这个衰货也不知说什么混话了闹得齐祖以头击之。小时候看电影中国人急了拼命的表现就是拿头撞过去,可见齐祖当时相当生气。
    作为一代巨星、“上帝赐予法国最好的礼物”、“马赛回旋”的舞者、大师级的足球之神,上帝连巴西都抛弃了就为了让齐祖有更多最后表现的机会,然而居然是这样的收场。红牌无可置疑,虽然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解说员也连连莫名地惊呼“齐达内怎么了”,摄像师巧妙得捕捉到他与大力神杯擦肩而过的镜头。同学开玩笑地说齐达内毫不犹豫地犯规因为反正要退役了也不怕停赛了,我却为马特拉齐觉得可悲,他用一张多余的臭嘴毁了一个大师的谢幕,历史会永远记载下这个白痴被击倒的一刻,而他作为本场比赛意大利的功臣也不会落下全世界球迷什么好评。
    这次世界杯就这样结束了,小组赛出奇得正常,淘汰赛出奇得混乱。在世界杯决赛圈从未赢得过点球大战的意大利用点球击败了灵魂出窍的法国队,也许这一切都是宿命吧。当加时赛齐达内那个极具威胁的头球没进时就决定了最终的结果,是1998年的完美再现、还是失之毫厘的悲情收场。让意大利人捧着金杯回去吧,他们的确需要它,四只意甲劲旅还等着它带来的大赦呢。但我相信,黑暗的足球环境创造不出持久的强盛,就像中国足球一样,而把心思用在足球意外的球员也成不了一代巨星,就像丑陋的C罗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