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行者准百公里记 每一步都会带来改变

最早拉我跑步的邢同学曾经说过,马拉松之后有两个方向,铁三和越野跑。目前看来,可能由于铁三训练成本较高,“上山落草”的人越来越多了。今年大连50公里,总算是突破了一次42.195的极限,小心翼翼地向“超马”迈出了一个脚尖。原计划明年1月挑战港百(现因为孩子即将出生放弃),于是当携手撞线两次的岳发起组队报名善行者100KM当练兵时,我第一个响应,后来有百公里越野经验的大强和CT相继加入,4个人水平接近,完美组合(因为每个CP必须4人一起打卡)。

说来惭愧,善行者是项为贫困地区儿童募集善款的公益活动,我们虽然也都号召了一番,但募捐不力,金额有点惨淡,若是有企业出钱、我们出力,倒一定尽力而为。

9月11日,我和大强下班从中关村转三趟地铁打了个黑车赶到昌平科技园的酒店已是夜晚,我还带了三个大包、路上淋了雨,加上一周忙碌的工作,颇感疲惫。打开电脑处理完工作,把明天要用的装备一样样摆好,冲了个澡躺在床上已经半夜。有点紧张,久久难以入睡……

9月12日一早,岳队的同事开车来接我们,送我们去搭大巴,这样节省很多力气。感谢他把跑步短裤借给我,这次真是慌里慌张。闲言少叙,总算站在起点,我们第二批出发。先爬居庸关长城。一上来就爬台阶,高低不一,大家都有点喘。不过这还好,下长城穿过一片树林,我看见一大群苍蝇绕着飞,一边跟大强说“怎么这么多苍蝇”一边挥手去赶。说时迟那时快,大强一句“是蜜蜂”,我还没来得及抽手,无名指已经被蛰了。我“啊”的同时他也“啊”,原来他被蛰了小腿,接着大家纷纷中招,落荒而逃……

拔了蜂刺手还在疼,又遇见新挑战。连夜降雨虽然组委会取消了部分滑坡的山地路段、降低了难度,但低洼的路线出现积水。开始大家还小心翼翼地绕着走,后来实在是躲不开了,要么拿着鞋光脚淌水、要么索性灌水过去再倒。我和CT怕扎脚或滑倒,选择了后者。过了这段小河,在村里的第一个补给站等了岳队和大强半天,他俩选择脱鞋,所以慢了些。这里有充足的时间休息,但我没做什么,想跑跑看,经验不足的错误就从这里开始了。

后面逐渐进入正轨,善行者并非越野跑比赛,而是公益徒步,所以70%以上路段是贯穿南口、十三陵、小汤山、昌平等镇各村的公路。路跑对于我们来说都很轻松,一个个CP、SP过去,就到了中午。虽然四人实力接近,状态、节奏还是有差别。慢慢大家形成按各自节奏跑、每一小段集合一次的默契。我和岳步频步幅都近乎同步,基本全程在一起。CT喜欢快跑,稍微压不住就跑前面去了。大强是真正的“善行者”,跑的少走的多,但走起来大步流星一点都不慢。就这样不知不觉30多公里到了慈悲峪,一看表竟然12点多了,行进比计划得要慢。前面没抢出时间,我对后半程产生了一点担心。大家没多停留吃东西,抓紧赶路,此时早已过了和50KM组分道扬镳的岔口,前后很少有其他选手,偶尔才会遇到一队人,于是上山下山也可以小步快跑起来。

也许是翻小山时跑太猛,一马当先的CT本来脚上就有伤,加上绷带绑太紧,旧伤复发走路都疼,一步都不敢跑了。就这样坚持到延寿寺,大约50KM的地方,CT选择了退赛下撤。退赛是每个越野跑老手可能都会有的经历,他的人生又完整了些。此时我的脚底也很不爽,火辣辣的,原来是河水晒干后沙子留在了袜子里磨脚。终于把备用袜子换了,因为脚底磨得疼,还抹了些凡士林。

辞别CT,我们3个继续战斗,此时午后烈日炎炎,气温也达到一天里最热的时候。过黑山寨时我说了句这村驴肉不错,就有村民招呼我,可别说驴肉,我连补给站的面包香蕉都吃不下,只靠运动饮料和盐丸顶着,身体开始有极限感。在上口村打卡时,我们意外得知目前排名第六。岳队和大强一下像打了鸡血,我们撇下同行了一段此时正躺在补给站享受免费按摩的其他队,一路跑了起来。我并非不兴奋,但此时正处在能量耗尽的极限期,只能苦苦跟随着他俩。而且由于凡士林打滑,我右脚掌反倒磨出了泡,剩下好几个小时都踩着泡跑。因为右脚疼,于是下意识多用左脚受力。这一段,几乎没走,一路在跑,后面的队也越落越远,一直到终点就只见过1队百公里组选手了。

我们在后面的补给站确认了排名,竟然是百公里组第四。最后20公里路段与50公里组重合,翻越两个小山时路窄人多大家堵在一起,就这样慢慢前行从傍晚到黑夜。这期间享受到了人生第一次大神待遇,旁边选手得知我们是百公里的,大加赞叹,无非是“人家百公里的都追上来了,都跑了70公里了,太NB了”之类的,还有选手给我们让路、加油。本来我也挺累的,但这下搞得都不好意思慢下来。他俩显然也很兴奋,下山开始超人,我则劝他们慢一些、别太介意成绩,其实是担心最后这段受伤、前功尽弃。

领先一直保持到最后十多公里处,只剩平路坦途,按理说可以一鼓作气趁着夜色冲到终点、以14个小时多的优异成绩完赛。但大强可能因出汗太多、堵在山上慢走时受凉,出现了失温,一步都跑不起来了,用保温毯裹在里面。我们看到一队百公里选手跑了过去。岳队很有队长样,看大强难受就在后面陪着他走。变成我一个人在前面小跑,因为姿势变形、左脚受力过多,此时左脚每走一步都很疼,感觉无法支撑身体、脚要断了一样,反倒是小跑着好过一些。

最终耗时15小时15分,我们完成了这次距离约90公里、爬升1600多米的“准百公里”。到终点时主持人像越野超马一样喊着“现在冲线的是8154队岳**、C*、**强、袁超,这是又一队百公里善行者”,我和岳第三次携手撞线,这次是3个人。上台领奖牌时,志愿者还习惯性地拿了50KM的奖牌给我们,毕竟大部分百公里徒步者会在后半夜或第二天才回来。“闪电善行者”,证书上写着光荣的称号。

这次经历,除了伤痛换来的经验,也留下很美好的回忆。特别感谢组委会专业的工作人员和热情的志愿者,这是我参加过所有比赛里志愿者最热情的,服务主动周到。另外就是感谢一路同行的三位队友,一辈子参加这样的长距离也不会有多少次,组队参加搞不好会是唯一。十几个小时的并肩战斗,大家互相理解,就像一起扛枪上过战场。一周之后(也是我写这篇日志不到2天后),就是北京马拉松,我们4个人还都参赛。虽然这次不是组队,但对大家的身体都是严峻的考验。希望我们都能平安、健康地完赛,成绩不重要,重要的是以后还有更多的路要一起跑下去。祝善行者越办越好,每一步都会带来改变,帮助更多贫困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