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咣当”一声之后

    这篇日志本想的标题是“首次制造事故”,可后来想了想,不是什么大事,人没事、没撞人没撞车,只是自己撞树,称作“事故”太可笑了。于是我的脑海里响起了当时那“咣当”一声,其实还要清脆些,伴随着车灯破碎声。
    这两天忙得不可开交,其实之前一段也是,只是这周前两天格外忙。今天一早又临时组织分局长、社区经理、在家休息的营业员拉上东西去学校做开学宣传,本该承担主要角色的代理商只来了一个人过来看场地还是等我们收摊后才到,结果我还得再带他去一趟。一早上先处理了昨天俩遗留的投诉,开始组织这事,偏偏YTSZ那边又有情况。今天西门子的人就去调试,而且今天必须调通,话务台用的ISDN却还没装通,线务员在机房等着,YTSZ那边的人却死活不接电话,找谁都找不着。好不容易把学校这边乱哄哄地安排妥当了,又开着大皮卡(因为要拉宣传品换了车)去局里接西门子的人去YT,一路上电话不断,一方面仍然联系不上YT的人、另一方面其他各种事又涌现出来。期间包括一个销售管理部的电话,说我这次报的黄页广告协议证件还是不合格,我再次用了上次说我投诉处理回复不合格时相同的口气同样的语言冲着手机吼到:“谁说不行让谁找我!”然后不等那边说话按上手机,补上一句“&%$@#”。好不容易带人到了YT,我心急如焚,想马上找到里边的人,右手揉着方向盘头从左边探出来一把把皮卡倒进车位,然后就听见“咣当”一声。
    因为车位是斜的,又是皮卡,我又看的左后边,所以完全没看到右边还有棵树。西门子的人正在旁边倒车,一下怔住了,看着我。我下车摔上门,到后面看了一眼,车灯碎了,更倒霉的是还瘪进去一块,TMD。我刚才想的下车的寒暄都没了,招了下手,“走吧,在里面”,就往里走,西门子的人也不好说什么便随我进去了。找到要找的人,火速装通了ISDN,要装软件,结果居然没准备电脑,话说都是“万事具备”的。于是现攒电脑,开不开机,硬盘光驱都不认,西门子的人在摆弄,我等不及了,安排了签协议的事和电话线的事,看这边不太需要我了,谢绝了YT中午吃饭的邀请便往学校杀。说实话,真饿了,局长还被我晒在太阳下呢我哪敢吃饭啊……
    往回开的路上,我开得慢了一些,心情也不像刚才那么急躁了。我总是一有事赶在一起就急,不怕忙,就怕事往一块赶,两个电话一同时响我就失去理智了,开车也变得鲁莽。凉风一吹,我也冷静了些,有什么可急的呢,能有什么大不了的,为什么老这么冲动呢?我在尽我的职责,但尽力了就好,用不着拼命,这次是撞树,如果是撞人、撞车,我可能得后悔一辈子,太不值得了。想开了,人也就释然了,这件事的处理结果我毫不在意,向局长汇报后,是我自己掏钱去修还是报公司修扣我奖金都行,反正也没多少钱。事情就是这样,坐在屋里什么都不干的可能一样混,干得多的犯的错误就越多,但我从不赞成消极怠工的心态,工作终归是为了自己。但今天下班前的一个多小时,我坐在屋里什么都没做,太累了,不干了,活是永远干不完的,三个月的活客户逼我半个月完工,干不完我没错。
    “咣当”一声之后,我除了学会了倒车要看树,还学会了别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