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就这样过去了

    真累,好像没休息一样。明天又是周一,恐慌。
    最近脑子依然很乱,各种各样的事情。
    周六上午见个朋友,中午一起吃饭。
    下午回北邮,见同学,晚上一起吃饭。毕业后回福建电信的同学来北京出差,还有一个同学过生日,所以班里大部分男生都到了,毕业后人最齐的一次。气氛不错,在久违的福旺居看着一桌桌的都像是北邮的学生,我们坐那也和一桌学生一样。唯一的区别是那帮小伙子喝酒还是正猛的时候,拿着瓶一瓶瓶地吹,我们都老了。有日子没喝啤酒了,还好没多,回家十一点多了。
    周日上午还没好好歇又长途跋涉向北奔单位,同事孩子满月,谁让猪宝宝多呢。贴了份子,吃点东西,喝了些酒,吃的又都吐出去了。
    从酒桌上逃下来又急忙往回龙观赶,日语角又换了个新咖啡店,我还是坚持不缺席。结果到那就一个人,还有一个迟到一个多小时的,别人发短信打电话叫都没来。大失所望,回来发邮件抱怨了一下,爱来不来吧,我就是责任感太强不然早不去了日语角也早就完蛋了。
    还有就是一些事,暂时还不想写的,早晚会写的,想写的时候再汇报吧。

    时间的齿轮是无法逆转的,想拉住它慢一点都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