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我永远也绕不过这个弯

    腊月二十九,周五,春节长假前的最后一天。一早把股票都抛了,手头的事处理一下,就像上篇日志写的,等着过年。
    然后上网聊天,某同学上线,告诉我昨天晚上他们几个同学小聚了,有谁谁谁,另外问我她和他好了我知道吗。他是我的同学,她是我现在喜欢的人,也是我的同学,但是他俩最近一次认识的机会,是我组织的聚会上。晴天霹雳,我对着显示器就愣了。
    当时只有一个想法,我要亲自向她确认,立刻马上。
    因为早上已经例行发过几条短信,所以还是两条短信过去。不过我没等到她回,还是打了电话。
    我想当时我的声音应该是颤抖的,因为我的手一直在抖,而她还是一如既往的若无其事般冷静。这篇日志我不想隐藏,所以电话的内容不能写,毕竟那两个人都是我的同学,既然他们已经开始了我再公开说什么是有悖于我的道德观的。
    那个电话打了多久我不知道,挂断之后我还傻在那里。幸亏今天没什么人来上班,我把办公室的门反锁上,希望冷静一下。但我始终想不明白,我对她其实是早有预谋,但是迟迟下不了决心。那天聚会之后,我平生第一次彻夜未眠到天亮,那时那刻感觉迫不及待,第二天早上向她表白,被拒。浑浑噩噩过了一天,感觉不能轻言放弃,于是继续。这之后还见了见面,一起吃饭、看展览、看话剧,基本都是单独约会,连她生日都是。于是我一直有着不该有的希望,天真地以为被拒只是表白方式太突兀。天天上网聊、发短信,我知道她和前男友的阴影巨大需要时间,我可以等。
    她说因为和我是好朋友,知道我是真心的,但是对我没感觉,如果和我在一起是伤害我。此时此刻我感到莫大的伤害时,原因却是因为想要保护我不受伤害。而因为我太认真所以给了她压力感,而选择他因为和他不熟悉所以相处会轻松。
    这事太突然,早上发短信时我还美美地,突然就成局外人了。我知道这事不能怪任何人,毕竟我追她的事只有少数朋友知道,如果大家都知道也就不会发生了,这就是所谓的机缘。
    中午下楼吃饭时手还在抖,没吃几口就把饭倒了回办公室。跟知道我追她的朋友打电话,希望能帮我绕过这个弯。不然我都不知道我怎么过这个年,我是一个什么都挂在脸上的人,这状态怎么回家。
    我真希望今天是长假最后一天,明天可以开始忙碌的工作。我盼望了许久的长假现在显得无比恐怖,我怕我会反复在这个死结里绕不出来。我刚刚知道原来聚会那天那些人里我不是唯一和她熟悉的,还有另一个。所以我打电话给他,告诉他这件我也许早该告诉他的事,也告诉他我需要一段时间的调整,会连带他一起回避,希望能够理解。
    如果她找一个我完全不认识的人,我还会好过一点。现在这种情况,我实在不够成熟能够马上接受。
    我的初恋是初二时喜欢上的同班女生,高二表白遭拒,整整一年没和她说一句话,就是希望能尽快绕过这个弯。之后直到前年喜欢上那个错误的人,经过一段电影般的回忆之后才彻底过去。好在第二个人主动删了我的联系,断了念想。现在这个是第三个,看看我能不能进步到很快就释然吧。
    还有一件事我不明白,我太过认真是错吗?这是我的性格,我实在是很难像很多人一样随性起来,那我是不是就永远找不到能接受这种方式的人了,还是说现在我这个年龄的人已经没人信这个了。
    我真的不着急找女朋友、结婚,如果遇到喜欢的人我愿意等,但如果不被接受还得不到理解,我会很难过。从小就这样,估计以后也改不了。如果改了,也许更悲哀。
    明天就是大年三十了,过了这个年,我能好好地重新开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