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这样

    可能是到了一定年龄了,参加的活动和接触的人也都是达到一定年龄的,所以话题自然也变成了有一定年龄的。别误会,不是成人话题,那个年龄已经过了,我说的是工作的话题。本来我原来是很喜欢工作的话题的,因为那时没实际工作所以都是美好的畅想和壮志雄心,现在则是纯抱怨。
    昨天找肖总理聊天,回来看了些动画片什么的从周五晚上的沉重中解脱了出来。今天上午春光明媚下楼跑了两趟给人送优惠卡觉得这种没人性的任务我居然也在接近完成挺不错的,天气好心情自然也好。下午去日语角,人好少,美普乱七八糟的人又很多环境几乎是最差的一次,加上给老成员群发了短信一条条回复过来都是各种理由不来觉得干劲泻了一半。但三个人也要坚持,毕竟有过两个人的时候了,后来在被迫换了两次位置后来了个美女,使我心情大振,一下觉得今天的环境变成最好的一次了。加上半途突然来临的刚回国的juzi,觉得很高兴。但进行到最后自由交流的阶段,突然变了味道,因为除了我之外都是在日企工作的人,所以开始交流起工作心得。与其说工作心得不如说日企牢骚会,就像周五晚上的国企牢骚会似的。
    昨天还觉得在日本工作的lan像被封冻起来未经世事似的,没想到日企社员凑在一起也是如此多的烦心事。不过细想想他们说的各种压力其实还都是工作中的,活没干好被领导责备是当然的了,只不过工作难度和强度更大活干不好的可能性增大了而已,不正是督促自己学习成长的环境吗。身处国企的我则深知在国企里相对于工作本身其实更重要的还是人际关系,这不是努力工作能弥补的,性格适合还好我则是完全不适应的那种。所以我虽然没那么多的压力,但这种无压力状态更令想要上进的我痛苦万分,或者说我也是有压力的只是这种压力来自自己内心。上学时经历的考研无非就是些大小考试,来自外界的压力当然也很大,但我从未觉得痛苦,反正考试而已考好了不就得了考不好也不证明什么,有着这种自信的我内心中不会给自己施加压力,现在则不同。我没在日企工作过没有评价谁更不容易的发言权,只是觉得自己努力向往的工作状态竟也有这么多的烦恼那现在努力的意义又在哪里呢,失去了理想的人只是躯壳罢了。
    他们给我提了些跳槽的意见,我当然有自己的考虑也得到了些信息,但我给自己指定的一年半的第一份工作最低期限依然不想动摇。另外在现在这种连自己的位置都没有找到的情况下不但没有定岗、没有技术、没学到什么真东西、没有转正的待遇基础、没有积累人脉根本没有跳槽的资本,更重要的是对现有工作不适应却没有征服它就想辞职不只是逃避吗。说句严重点的话如果现在走了不正合了想让我走的人的心愿,这是认输,要走也应该在显示出自己的价值被企业所需要时离开,不然如果递上辞呈都没有被挽留那岂不是更大的悲哀吗。也许是电视剧动画片什么的看多了,脑子里都是些漂亮话,不过台词是台词,做起来是另一码事。心里充满了矛盾,如果以后真的不想在这干了,那现在天天早出晚归、认真工作、结交同事、完成任务、准备考试不都在浪费时间吗。有如此多的事情找不到意义,明天却还要六点起床一路向北,今晚会不会我也失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