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超级抓狂的一周

    要不说我现在都有预感了呢,周三早上出门时特意换上干净的衬衫、没开车,结果这一去就是现在刚回家,又是三天。
    现在因工作产生的焦虑情绪越来越严重了,整天一脑门子事,谁谁都找。还是那句话,这么多部门,昌平分局这么大有事我是第一责任人似的都直接找我,也不经过我的直接领导。所以我的直接领导对我的大部分工作并不知道,就还会给我派一些他认为不太麻烦实际我觉得很麻烦的事。
    一切尽在掌握,不仅在于推断这两天回不家,对很多事情的发展都猜得八九不离十了。比如党员的世界风任务,基层这些班组的人肯定不会去发展的,分局长要做人肯定要背过来,他一着急最后全得落我这。其他有任务的也得催我,比如什么宣传材料什么时候到啊之类的。其实我比谁都着急,我自己也有任务,一个没完成呢,何况一见着大领导就问这事。貌似我们真是一夜之间从WT换LT了,以前的业务全都不做了,一心做移动似的。
    合并的后果现在总算扩展到基层了,多了很多活,人没加、工资没长。我很奇怪,合并之前,这些事都是谁来做的。
    我这人心胸还是不够开阔,容不下事,其实根本不需要奖惩来督促我,有工作我肯定会尽力做好,做不好我自己心里最别扭,老得惦记着。其实能怎么着啊,干不好的人就没人管了,干得努力的人就全指望着,我真不是超人。说白了,还是不肯堕落,这点我还是比较欣慰的,工作毕竟是为了自己。
    回想当初在屋里闲着没事干或者天天早退的日子,看看现在连午休和晚上的个人时间都牺牲了的日子,真不敢相信自己是在同一个单位。
    现在谁用陌生电话给我打电话请用尽量平和的语气直呼我的全名,每天都会接到陌生电话操着各种口音和强调问“你是姓袁吗”或者干脆姓都没有“你是电信局的吧”,我就知道又来新事了。心情好的时候我会很和蔼甚至恭敬地接听所有来电,但是着急的时候我就很难控制自己还心如止水了……你丫谁啊,谁告诉你我手机号的,什么破事都找我,该找谁找谁去,我忙着呢……之所以没加引号,因为我当然不可能这么说,但是心里是这么念叨的,外加一些脏字。
    好了,凌乱地吐了一气,把一周的压力释放一下,就像喝多了不吐不快一样,过周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