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性的一刻——我降薪了

    工作以来,虽然收入起起伏伏,但总体是看涨的;虽然银行转账有下降趋势,但那是因为扣的福利多了;虽然老同志都说越挣越少,但我因为没经历过辉煌的年代倒也没怎么感觉。
    不过这一次,是实实在在的降薪了。
    薪酬体系改革的传闻很久了,据说主导思想是承担更多工作和风险的岗位要挣得更多,也就是总的收入池还是这么多,大家重新分配。就目前的形式来说,公司在向营销方面转型,营销岗位在这次洗牌中受益是注定的。
    结果,昨天晚上营销员每月例会(就是一起吃顿晚饭互相发发牢骚),一见面第一句就是这是最后一顿了,散伙饭,以后吃不起了得节衣缩食。这才知道昨天下午的党员会已经公布了新的薪酬体系,搞了个十字坐标,纵坐标是岗位序列,按数字从低到高,我是8岗,和分局其他同事都一样,横坐标是工龄,基层岗位10年晋升一级,三级经理以上3年晋升一级,最高是F,我工龄短于是是B。8B——这就是我在新的薪酬体系中的位置。
    工资和奖金对调,固定工资调多,奖金比例减小,工龄成为系数,我怎么感觉改革半天改回社会主义大锅饭了。总之有一点不争的事实,那就是从这月开始,我降薪了。
    不知道是不是调整的原因,直到今天下午工资明细还没挂出来,所以不知道降了多少,估计也不会太多,几百块钱吧,对于我来说其实并没太大关系。只是这种感觉,非常不好。
    关键在于,合并后工作量大了很多,按照营销工作的大小年,今年应该是我比较轻松好过的一年,结果比历年都忙。忙就忙吧,还不讲理,都要放假了发个紧急通知五一也不让歇了从五一开始密集宣传,分公司要搞500场,以后周末也都不能歇。我想说,开什么玩笑?我在分局干营销所以基本宣传活动我都参加,至少义务加班一个月了,一天加班都没报过、一天补休都没休过,现在这么逼人。我五一、五二都安排好活动了,明确跟领导说了不参加,3号回来参加。
    评心而论,合并之后联通是最大受益者,不光获得了网通的管道、光缆等核心资源,也获得了广大的网通员工本身和具有的人脉资源。这个问题以后再细说,但是眼下这种不理智地疯狂行为,就像年初拍那些N倍于过去数年的任务时似的,这不是社会主义大锅饭的年代了,已经退回到“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的大跃进年代了。估计跟“超英赶美”似的想着年底就超电信赶移动了。
    不管了,明后天踏实玩,三号老老实实上班去。以后要推这个“沃”(Wo,联通的3G全业务品牌)了。说实话,这个Logo,真跟山寨版的索爱walkman的Logo似的,而且更难看,像个长虫。
    谨以对该“长虫”的讽刺纪念我历史性的首次降薪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