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亿人的幸福

    今天在BT上看到一个NHK(日本广播协会,相对于我们的央视)拍的片子,题目是《中国——通向富裕的摸索》。马上下载看看,因为这个题目和拍摄者我都很感兴趣,因为看我国的媒体大多是报喜不报忧,而国外的媒体虽然也不一定完全客观但至少可以有另一个视角。看后我很感谢那位上传的网友,不知他是从哪看到的,但的确给了我很多感触。
    片子的内容是通过数字地图和几个鲜明的人物反映中国在经济取得高速发展的同时带来的巨大的贫富差距问题。那几张数字地图很形相,在中国地图上竖起的一个个柱表示着各地的人均收入、人均GDP、能源消耗、入学率等等。应该说和我国西高东低的地形相反,东高西低的经济发展水平和人民生活水平是一张相反的地图,而且深圳和甘肃某县的收入差距高达175倍。节目动态地展示了这张数字地图的衍变,1980年处在纯社会主义阶段的我国是一个平面,当改革开放和邓小平著名的先富论将市场经济引入中国后先是北京和上海异军突起,然后以广东为代表的沿海地区也将内地远远甩开,而且这种差距在不断扩大。随着经济发展和资源分配的不平均,人口的大流动也十分明显,大量农村人口涌入城市、从欠发达地区涌向发达地区,相应得带来了很多问题。
    我对数字比较冷感,因为虽然可以说是触目惊心,但完全还是可以想象的,这是市场这只“无形的手”(如果你稍微接触过宏观经济学就会很好理解)的杰作。而对于这种发展的不均,乃至邓小平的先富论,我也是很赞成的。因为中国太大了,如果要整体进步就会像一头大象行动迟缓,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是合理的。但问题是先富论的后半句,让先富起来的这部分人带动其他人一起富起来,现在看来似乎只是为了让大家接受前半句的一个华丽的幌子。毕竟在市场经济下,资源是有聚拢效应的,而先富起来的人就会成为政治课上批判的“资本家”,他们会利用手中的资源剥削廉价劳动力的剩余价值,然后再用获利扩大生产。人的欲望是无止境的,其结果就是富者愈富、穷者愈穷。其实不只经济、也不只我国,当今世界也是如此,大国通过实力将资本打入小国(不是地理上的小,而是综合国力上的小,在这点上中国也不算大国)的市场、利用当地廉价资源进行资本扩张、然后大过变成超级大国,再“入侵”更多的小国。小国只能靠出卖资源或廉价劳动力获得看上去的“顺差”,再用出卖自己未来换来的钱购买大国的高附加值产品(甚至可能只是无形的文化),对于小国来说这无异于慢性自杀,然而即便如此还会被指责倾销、贸易壁垒、X国威胁论等等,这不是强盗逻辑是什么,不过小国不敢吭气,冲动的就会被称为“无赖国家”灭掉,仅有的资源也沦入大国之手。这也是我国现在为什么疯狂倡导创新,因为“世界工厂”这个名字虽然貌似气派,实则仍未脱离第三世界的层次。你买人家一架飞机,顶你给他全国每人做一件衬衫,人家还得说你倾销,只有自主创新开发自己的产品拥有自己的知识产权才能出口更多有较高附加值的产品。
    扯远了,虽然数字很难打动我,但是真实的人物却诉说着更血淋淋的事实。住在上海的两个富人都有着自己的生意,他们雇佣很多民工,给他们的工资是上海人的一半,而另一家穷人则正好是打工者的角色。富人拥有诺大的房子,却没时间住,穷人挤在贫民窟似的破房子里度日;富人交罚款生好几个孩子,个个上贵族学校,穷人生一个不知怎么养,没钱上学就要送回老家去;贵族学校里有好几百台电脑、一年级就每天上四节英语课,民工学校只有一台老式电脑大家看的着摸不着;贵族学校的孩子梦想出国、一个不到10岁的小女孩立志要上哈佛,民工学校的孩子因为上不起中学含泪告别父母坐上回家的火车、山沟沟里一个考上大学的女孩要学水利专业、为的是为家乡造福(他们还喝咱们冲厕所都不会用的沉淀雨水),而村里人连牛都卖了才凑上她第一年的学费。片子最后的镜头很感人,考上大学的女孩从村长手中接过50块钱,背上书包坐上干活用的拖拉机看着渐渐远离的山沟沟,村里人站在土路上看她远去。
    其实像提倡创新一样我们的政府提出建设和谐社会也是认识到了这一问题的严重性,贫富差距的拉大带来的不稳定因素会引起社会动荡,当超过某个临界值就会这种积攒起来的躁动就会爆发出来后果不堪设想。我国在追求了20年的GDP增长后现在认识到了这个问题,可是已经离那个临界点不远了,所以政府才亡羊补牢亮起了迟到的警戒红灯悬崖勒马。我一直很相信我国政府的能力,国家领导人的决策是诸多我们无法企及的智囊讨论的结果,所以必有其深刻含义,老百姓需要的是学习和体会政府的深远用意而不是妄加非议。但是当我们的邻国都已经对旁边这个大定时炸弹发出了警报的时候,我们不但要从歌舞升平中清醒过来,而且动作要快。现在上海有20万打工子弟子女没学上或者暂时上着条件极差甚至不合法的民工学校,上海的承诺是五年内争取解决一半,不知那个临界点会不会等到五年后,而五年的漫长等待才能解决一半,另外的10万孩子怎么办,而且这个数字肯定还会增长。
    针对这些问题其实改进的速度往往是被传统的制度所制约,先进的市场经济体制和传统的社会管理体制之间必然存在大量的矛盾。比如户籍制度,这是中国为了控制数亿的人口流动开创性的制度,起到了很大的效果,不过现阶段是否已经不合时宜?然而如果一朝废止户籍制度,则无异于往定时炸弹上抡上一锤,不但拆不了弹还会提早引爆。所以只能“慢慢来”,这句中国人爱挂在嘴上话此时却很实际,在和时间赛跑的同时又不能操之过急,天下之难莫过于此了。
    片子中一位学者的话很动人,中国的富裕不应该是GDP的增长,而应该是每个人都过上好日子。是啊,如果你懂得边际价值这个概念,就会明白如果把现在全中国人的钱再像二十年前那样平均一下全国人民的总幸福感会翻多少翻。当然这是不可行的也是不正确的,寻求发展与稳定间的平衡点才是正道,希望“建设和谐社会”是一套行动而非口号。
    片子最后问出一个问题:“对十三亿中国人来说,真正分富裕到底是什么呢?”借此问为本文结尾,望诸君思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