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往事

    坦率地讲这部小说的名字很平凡,所以可能也注定了它不会大红大紫,我在推荐给朋友时都会特意说明作者是徐名涛,我的这本是作家出版社的,注意别买错了。
    这几天我都早早上床,为了能多看几章,昨天晚上只留了最后几章没有看完。这是我的习惯,因为如果全书看完会有一种兴奋或怅然的感觉,搞不好会失眠,所以留点期待,第二天再看完。当然我期待的并不是我想看到的,盛珠的惨死让我着实很痛心。我不愿在日志中提前透露剧情,之所以敢写盛珠最后惨死是因为作者开始就写到了“盛珠的在天之灵也会原谅你”。
    《北京往事》号称是第一部真正意义上的心理小说,不知道是不是,但至少以抑郁症患者为主人公的作品我是第一次看到。应该说,很震撼!
    我之前对抑郁症并不了解,只是模糊有些感觉,却想不到抑郁症患者的臆想如此恐怖。因为某些具体的细小的刺激,产生长久的不按,对凭空想象出来的可怕后果绷紧神经,敏感的神经一旦被触及就会感觉到无法承受的压力。主人公因为作品中几句词忘记注明出处,导致对被揭发为剽窃的惧怕,患上了抑郁症。从而和根本没有感情的女人有了恶梦般的婚姻,即便逃亡在外也无法减轻痛苦,继而接触到盛珠、千善子这些无辜的女人。他的臆想没有让他自杀成功,却导致了无数相关联的人命运发生了改变,甚至失去生命。
    有评论说有些心理医生把本书作为治疗抑郁症的教材,很多抑郁症患者读后茅塞顿开。我问了一个爱好心理学的朋友并未听说过,也许是有些自卖自夸,但我个人读后还是颇有感触的。生命之轻,有时脆弱地经不起一点试炼。高文想死,在铁轨上躺了几个小时,火车从旁边呼啸而过,偏偏他躺的那条就是不来车;大胡子的妹妹知道自己被调来的原因,知道哥哥为了自己做的蠢事,也想死,结果引来警察的调查,最后竟也自杀未遂。他们想死,死不了。施大爷不想死,郝青不想死,盛珠最不想死,他们却死了,这太不公平。
    也许这书不那么主流,估计都不太好找了,但是我推荐如果有机会读一下。正如扉页上写的:“这是一部写给穷人的书,也是一部写给富人的书。更是一部改变我们生活的书。”这个社会压力太大,很多人承受着别人无法理解的巨大痛苦。愿人们能够相互多一点点理解,愿每个人心里多照进一丝阳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