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荡12月

    年底了,一点点风声传出来,每天都有新的流言,人心惶惶。
    继周四、周五后昨天周一晚上又有酒局,第一次因为喝酒没回家,这次是为了欢送分局的营销员竞聘上科室去了。本以为科室竞聘就是走个形式,万万没想到居然会调营销员上去,而且还是最重要的一个,分局上上下下的事情都离不开她,我好多事还指望她呢,这下傻眼了。早上一起出去时我随口一问,听说她有可能走就比较吃惊,但觉得分局长肯定不放,结果回来就看见公示了。眼下饭都请了,人走只是时间问题,只是不知道谁接班,各种消息又接踵而至,其中有一个最让我紧张的……
    还有因为劳动合同法要求同工同酬,但现在的正式工和劳务工很多都是同岗,所以就是要把劳务工和正式工的岗都分开。以后像营业、线务之类的劳务工比较多的部门就全外包出去了,但这些地方正式工也不少还得安排职位,到处人都变了办事都不知道找谁,晕……
    更多的消息就是秘密了,不能随便写。总之最近估计大家会用酒精麻痹或紧张或失落的情绪,等着最后的结果。我眼下活还干不完呢,着急,总感觉脑子里比较乱,希望年底赶紧过去。至于怎么安排我也不是我能决定的让干吗干吗吧,我只希望让我少喝点酒,最近势头不好一次比一次多,眼瞅要刹不住车了,真要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