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跟钱过不去

下午我发了一条微博:“2012年11月27日,13时48分49秒,至13时49分21秒。半分钟时间,做了目前个人财务上的一大笔交易,可能是此前最大的一笔,但也只是人生中的一小笔交易。失去了很多,也学到了很多。立此为念。”

有人问我是不是买房了,我说:我是离首付又远了些……

在大盘确认回归2000点以下时代的日子,我终于清仓了。卖掉了拿了甚至一年多的三只股票,乃至——从07年开始买入、后来一直持有、一直没赎回的股票基金和指数基金。

06年工作,收入微薄没有积蓄,错过了那波大牛市。看别人赚钱眼馋,07年3月投入了1000块钱买入南方稳健基金,成为一个基民。此后被灌输了长期投资、价值投资、定投风险低观点的我持续“手动定投”到2010年,才彻底认识到基金公司和基金经理是靠不住的。

2010年2月,陪领导去开户时自己也开了一个,并用一手神州泰岳宣告自己升级为股民。此后在去年和今年又补了两次股本,在基金和股票里投入的资本相当于我两年多的纯收入、占了现在个人资产的一半。

今天的交易,使这两年多纯收入中的整整一年——奉送给了市场。当然这并非一天之中亏掉的,而是这一年多的等待,使本来还有盈利的账户最终亏损逾40%。

“虚亏变实亏”,这是交易的意义。正是抱着一旦割肉就虚亏变实亏、持有就有希望的念想,让我在08年那波熊市基金被腰斩仍坚定持有,并成功回本。也是因为这一丝执念,或者说自我欺骗与懒惰,让我深套至此。其实我又何尝不知,价值投资不是买只股票当股东。只是人做了一个行为选择之后、就有意识地去找能够支撑自己行为的理由。

侥幸心理,明知在下行途中明天继续下跌的可能性永远大于反弹开始的可能性,却总押在可能性小的这一边。朋友劝我“看得见的风险为什么不回避”,我总是回答“你怎么知道是风险不是机会”。大不了眼睛一闭,关软件一个月不看。可惜我没能关它十年,若能做到,倒也没准能挣上一笔。

较劲,跟市场较劲,跟时间较劲,跟自己较劲,跟钱较劲。我有时劝人,拧巴不是个好习惯。但是在投资问题上,我自己拧巴得挺严重。

好在,最近这一年多的煎熬用血汗钱改变了我。我开始接受朋友的意见,并试着去了解去甄别,而不是听信那些所谓的万金油懒人理论或公开消息。我开始试着忘记成本,最惨的一只股票——中兴通讯,最终亏损49%。那又怎样,和亏损50%相比,就赚了1个点。我开始重视动态信息,那些指向未来的、而不是过往的。

最重要最可喜的,是我并未气馁,并且相信亏掉的钱还能赚回来、并且赚更多。就像市场上的资金进进出出一样,真正的“实亏”不是割肉,而是割肉后从此放弃。我还是觉得自己不太适合炒股,但是如果这是我当时最适合的选择,why not?而如果有更好的选择,就果断去做。

这个冬天有点冷,等待春暖花开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