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即将远行的斓

    今天是周日,我却丝毫感觉不到,因为昨天在上班、今天在上班、明天一早还要上班。但是今天和平时不一样的是下班我直接奔进城里,因为今晚要见一个朋友而她就要起程飞往那个和我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却从未染指过的国度——日本。这篇博客是在回家路上想的,题目本来想的是“写给即将远去的斓”,但感觉“远去”像永别,“远行”好像只是分开几天就会回来,感觉好一些。
    虽然认识她十年了,但是中间好像有几年晃如隔世,突然在大四才又重新熟识起来,直到快毕业时才发现我已成为了她最好的朋友之一。可是这一切似乎来得有点晚,以至于很多话还没来得及说。席间一时也不知说什么好,所以虽然很累回家路上一直在出虚汗明天还要早起仍然要写这篇日志希望她能在出国前看到。
    其实也没啥好说的,所以言语上的嘱咐都是无力的,何况此时她肯定也听了无数。如果要接着今天没说完的话说我依然想劝她不要对未来对自己期望太高,有时把一切预想得差一点就会时刻活在庆幸与惊喜之中。
    还有就是千万不要难为自己做任何事,没有什么事是必须要做的除了好好活着。也许现在你觉得很多事很重要为了它你必须牺牲一些不如它重要的东西,但过些年你也许会发现其实这些你现在看来重要的东西并不是真的那么重要,不知你能否明白我的意思。
    最后给你讲个故事,两兄弟远行归来已是深夜,他们住在八十层此时电梯已经停了只要背着沉甸甸的行李爬上去。一开始还比较有劲儿爬到二十层就不行了,两人商量把行李放在这里空手爬上去。轻装上阵的他们顺利爬到四十层,体力再次不支,于是两人开始互相埋怨为什么没有事先考虑到这种情况。在争吵中两兄弟不知不觉爬到了六十层,此刻他们连吵的劲儿也没了就默默坚持终于爬到了八十层,但是他们突然发现房门的钥匙落在了二十层的行李里。这个楼梯其实是人的一生,二十岁前充满理想,二十岁后活得洒脱,四十岁后充满矛盾,六十岁后重归平淡,八十岁时才发现把最重要的东西忘在了二十岁。
    斓是个聪明的女孩,相信不用多说她也明白我的意思了。此刻你在读着我的这篇日志时我决定在最后时刻授予你一项殊荣:作为骄傲自大狂妄好胜的我眼里没有几个身边的人能够在综合能力和事业前途上超过我,你是极少数的其中之一,我很看好你!当然我希望这能给你带来宝贵的信心而非压力,人生是曲折的路途是坎坷的事业是艰难的未来是难测的,天道酬勤会有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