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微博事件之夜

    在我点击“发布”按钮的一刹那,其实我是平静的。事件本身离我不远,也不近。我发那条微博(内容暂时保密),不管你信不信,真不是为了八卦,所以我并没有提及我已经知道的当事人的信息,也拒绝回答。这样的事情在我身边看见的太多,从上学时到上班后,我希望能告诉身边和我有哪怕一丝一缕关系的人,珍惜生命。

    但我此时心情却颇有起伏,接到公司领导电话时(准确说是被通知让我打给他时),从领导口中的语气可知我那条微博被转发的量不是一般的大。我当时在外面,打电话让女友帮我删了那条微博,于是我最终也不知道被转发了多少条。上微博用的手机没电了,回到家迫不及待打开电脑,看到突然冒出来的那么多粉丝、评论和无数的@,我知道领导为什么急了。

    作为为公司始终尽心尽力、光是义务加班就不知多少天、发烧腿瘸只要不是忍不了的病都从不请假的我,一个连续公司级先进、在集团和北分比赛和培训中屡屡获奖的我,和一个不知道我手机号的领导,不至于让我激动。

    触动我的是我慢慢翻看的评论和转发。其实事情我发与不发大家也都知道了,转发的也都是圈内的人,外人不会关心。我没想到有这么多联通人在用微博,除了常关注的,还有这么多员工起着和联通、和沃有关的名字在为公司每天做义务宣传。我看过很多员工个人的微博,对联通的宣传比官方的微博要好不知道多少倍。但是看到这件事,大家并没有漠视。关注也好、安慰也好、评论也好,终归是出于对公司、对同事、对当事人的关心,就像一位老兄说的“大家都是惊愕和惋惜,无他。感谢你让我们送这位同事最后一程”。

    不知道之后领导会不会找我谈话,如果会的话还真是幸甚,官越大越好,我一个北邮毕业生分到一个基层郊区分局默默无闻快五年还没和领导单独谈过话。至于有没有处理,我完全不介意。就在今天和外省的同事聊QQ的时候我还在说,“我把每一天都当作在联通的最后一天过”,当然,这话是双关的。这个节骨眼我这点P事估计领导懒得搭理,但是我这个从小心直口快的性格(某位领导更直接的点评是“太缺心眼”)在这怕也是没什么大发展了。离开,是早晚的事,不然只是误了自己。

    但如果我明天辞职,和昨天辞职,心情会是不一样的。随着我在这家公司呆的时间越来越长,对某种企业文化的鄙夷就越来越多。但今天我看到这家公司原来还有这么多人和我一样在天天玩微博、在用个人平台帮公司做广告、在尽情发布着自己的观点、在关注着和公司有关的任何一丝信息……不管这公司怎么样,这几十万员工之中,有很多值得我欣赏的同仁。

    一家公司的成败,不取决于你有多么先进的技术、多么雄厚的资金,而是你有么有一个好的团队、一群人才。比尔盖茨说过,把微软公司解散,只要把我的工程师们给我,用不了几天我就能重新建一个微软。和我前后脚入职的两个大学生本月辞职了,一个大公司里肯定是有很多人才的,但是能不能留得住,就是另一码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