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微博事件之后

    上篇博客发布后,收到一些好心朋友的关心和力挺,深表感谢。这里就做一个交代——平安无事,谁也没找我麻烦,我好好的。不仅没人主动找我,我去找领导办别的事,领导也用比较客气的口吻进行了指正(指正这次用在这里我还是觉得欠妥,我觉得我挺正的),并且说上头的人也说我还是客官中肯的只是传播量太大影响不好。

    事到如今,我的那篇微博内容是什么,乃至微博怎么用,恐怕那些大领导都并不关心。前面说了上头的人也承认我是客观中肯的,所以领导对我“指正”时的理由还是上面如何如何,而非事情本身的对错。

    我没有进行任何争辩,当初同意马上删帖,是因为我知道我连累了其他人。毕竟我还是这个分公司的一名普通员工,对基层员工管教不严的中层领导是要被连坐的,我不想给别人添麻烦。他们也没错,换成我熬几十年混到那把椅子上,也不愿意为了八丈远的事给自己找麻烦。其实事后几乎所有知道的人都在将事件迅速扩散,短信、电话、MSN、QQ,只是我采用了一种公开的方式,一种领导们还觉得挺新鲜的方式,吓着他们了。但我和其他人有区别,在于初衷,我不是要八卦,这之前说过了。而至今微博上还有转发更多的原帖,甚至配图的(此事我很不认同),迅速找到我也只因为我用的实名。

    朋友问为什么不用马甲,我说一来大丈夫行不更名坐不改姓,二来又不是干偷鸡摸狗的勾当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以前如此,以后亦如此。堂堂男子汉,做事敢担当。

    既然没处理,那就先这么着吧,还是那么走一步看一步,把每一天当成在联通的最后一天过(还是双关)。

    我连续两年公司先进,在花名册的座右铭一栏一直写着我很欣赏的一句话:“在任何特定的环境中,人们还有一种最后的自由,就是选择自己的态度。”(还是双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