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网通

    2008年10月15日,“中国网通”这块招牌正式被摘下。从2002年5月16日挂牌,在走过了短暂的6年多岁月,并最后在奥运上风光了一把之后,这个历史的产物结束了它的使命,正式成为历史的一部分。
    自从进入网通那天起,接受的教育就是网通是始于1884年的百年老店。其实都是扯淡,网通从公司角度上讲,是个畸形、是个怪胎、是个试验品、牺牲品,它的短寿是命中注定的。从一开始,它就不该来到这个世界,但既然来了,就不能走回头路,于是在完成华丽的绝唱之后便投入了另一个试验品、牺牲品的怀抱。
    对于网通的产生、发展我不想多说,其实本身知道的也不多,一些还是道听途说。其实也不重要了,就像我准备留作纪念的有网通标志的那些东西一样,它们已经作古了。就像不管多坏的人,如果他死了,就没必要再去说他什么,人们都说——不要说死人的坏话。
    所以,尽管在网通活着的时候,我对他有过憧憬、有过热爱、有过困惑、有过失望、甚至有过气愤和厌恶,也没少发牢骚。但现在它走了,我只会说,我会永远记住你,还会偶尔怀念你。
    从今天开始,我的职业生涯被动地翻了一页,之所以说被动因为不是我自己翻的,之所以不说新的一页因为似乎什么变化都没感觉到。牌子换了,除了换了个手机号之外,其他的会发生什么变化,我拭目以待。

PS:直到现在还有很多人不知道网通为何物,为了建立客户对网通的认知,我在自我介绍时采用了“电信局的袁超——袁超——网通的袁超”的过渡方式,让客户逐渐通过我认识网通。现在一切都白费了,再继续说网通已经毫无意义,从明天开始我会开始新的过渡介绍方式“电信局的、网通的袁超——袁超——联通的袁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