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网上某位兄弟的抱怨

    今天一同事过来说在Sohu上看见了一篇有关“北京网通员工曝最低工资”的文章,爆料者似乎就是我们昌平分公司的劳务工。后来上网搜了下,在Sohu的论坛里看到了不知是不是他看到的这篇文章《北京网通员工曝最低工资,还不如小保姆》,地址是:http://club.it.sohu.com/itmain.php?b=it&a=1080283
    文章大概是说某位原北京网通现新联通员工对公司收入分配制度不合理的不满,他作为一名外包的劳务工,干得最多挣得最少,一个月的工资才730。其实这篇文章也是评论,那位兄弟的原文应该是:《最低工资730元:对网通的爱,对网通的恨》。
    由于他举例用的是昌平分公司的事而且写得很具体,所以可想而知他的确至少在我们这干过。至于一个月730,我想多少有夸大成分,当然可能确实有一个月他只拿到手730,但年收入月均下来肯定还是上千的。人都喜欢发牢骚、倒苦水,而且这种时候肯定会把自己说得更惨一点,我也一样,我很理解他的日子难过。他的不满不仅在于挣的少,如果网通(联通)真是一个这么穷的公司他肯定也不会来了,但是冲着这么响亮的“电信局”的门号进来却看到人家挣得是自己的好几倍干的活也就是自己的几分之一造成的不平衡感才是他发泄的主要原因。“而我们这里的正式工,天天见不到人,开车公车到处溜达,没有一天准时到岗。”还是那句话,他说这些肯定是基于事实的,同时为了发泄肯定也有夸大成分。我不否认确实有很多正式工的确是在这样混日子,但是作为“正式工”的一分子,我每天不要说准时到岗,基本都比大多数劳务工要到得早很多。我肯定是每天能见到人的,即使有个小病我也不会轻易不来,但是白天我确实也都在开车转悠,但是是在工作而不是溜达。看到那些整天10点报到、泡杯茶翻翻报纸上上网、中午出去喝酒下午回家睡觉、挣得还很多的同志,我也有很大的不平衡感。但是那又能怎么样呢,现在让我去过那样的日子,我也不会愿意的。对于年轻的我,工作、学习才是我的第一需求。
    所以对于这位兄弟,可以说我也有点站着说话不腰疼。但是这730的工作是你自己挑的,如果有更好的选择,完全没必要在这里耽误着。如果非得跟这里混,既然觉得正式工好,那就想想怎么能成为一名正式工。我身边也有很多劳务工通过自己的努力、工作勤勤恳恳任劳任怨、尊敬领导团结同事、坚持学习考下文凭、最后把握机会成为正式工。有的时候,真的是态度决定一切。
    就像那个经典的故事,三个泥瓦匠都在用转头砌墙,问第一个人在做什么,他没好气地说“你们看见我在干吗,我在跟这些该死的转头较劲,还挣不了几个钱”;问第二个人,他平静地说“我在砌墙”了;问到第三个人,他满脸洋溢着幸福地说“我在建造这个城市最漂亮的教堂,我能想象到它以后美丽的样子,会有很多的人们来这里祈祷”……若干年后呢,三个人的结果不言而喻,肯定是大相径庭了。
    我有一句特别喜欢的话算是我的座右铭:“在任何特定的环境中,人们还有一种最后的自由,就是选择自己的态度。”这是二战后一个坚韧的犹太人被从纳粹集中营中放出来后说的话,和他一起进去的人很多都死了,他出来时却身体健康神采飞扬。我们也许工作劳累、收入微薄,但和纳粹集中营里的犹太人比起来能算得了什么呢。我自己做得也很不好,我们共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