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商?斗士?汉子!

        最近网上纷纷扰扰的右下角之争(3Q之争、360VS腾讯)成为网民最大的谈资,由于腾讯阵营5家公司宣布不兼容360导致挺马还是挺周成为一个“痛苦的抉择”。我的选择是QQ上有我很多朋友,我肯定会继续用,360曾经把我从巨毒之中拯救出来(以前博客写过),我也会继续支持,两家公司的争斗并不会影响到我(我是QQ付费会员,所以不兼容问题不受影响)。whatever,这不重要,这里想说的是两个阵营的统帅,马周二人的个人争斗,不,只说周鸿祎。

        上次亲眼见到周鸿祎其人,也是至今唯一一次,还是在五六年前,那时我还在北邮读书,周去北邮做了讲座,那时3721刚被雅虎收购他成了雅虎中国的总裁。说实话,此前我还不知道有周这么个人,我去听完全是冲着“雅虎中国总裁”这个名头去的。在北邮有幸听了那么多讲座,周那次是最不像讲座的讲座,身为雅虎这么大公司的领导、IT界的风云人物,穿着随便,甚至做讲座居然连PPT都没有……当时给我的感觉就是,丫没准备!但是直到讲座结束,也没出现有人离开或是掏出书本上自习这些失败讲座的特点,所有同学津津有味地倾听着他讲座、或者说闲侃,不时爆发出笑声。由于是信马由缰的闲侃,没有主题和脉络,所以我早已不记得讲座的内容了,但是这个人却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给了他两个字的评价——儒商。这个评价我给过3个人:李开复、李彦宏和周。我也在很多场合公开将这三个儒雅而智慧的人奉为偶像。周那次闲聊似的讲座和李开复博士在北邮的讲座也被我奉为了北邮期间最喜欢的两次讲座。

        有了这层情节,在这次腾讯联军绞杀360的战斗中我是很同情360的,请注意我说的是同情。商场如战场,公司之间的事,很多没有对错,胜者王侯败者寇,同情弱者是人之常情。这点周本人想必也有所觉悟,所以颇有些大义凛然慷慨就义的感觉。但是周是聪明的,当行业巨头联手绞杀你的时候,你唯一的救命稻草就是和用户绑在一起了,所以在一封封檄文中周也“携用户以斥诸侯”。其实还有一根稻草是和ZF绑在一起,但是从他“曾经跑到中科院当着CNNIC主任毛伟的面质问他你到底是官还是商”这段插曲就能看出周恐怕不会和ZF走到一路人。

        在周最近的公开信《不得不说的话》(真是一篇好文,比腾讯那些公关出来抹眼泪要强很多)中,时隔五六年我再次审视了其人,忽然感觉当年那个个子不高带着小眼睛的像小程序员一样的男人形象坚毅了许多,也真实了许多。他把做360的初衷解释为当初做3721被用户骂为流氓软件之父的救赎,流氓软件之父致力于帮助用户抵抗流氓软件。而当初很多效仿3721的行业同伴一下就都成了敌人,他为了网络的公义或者说为了个人的救赎成为了行业之敌,触动了整个行业的利益神经,可以说360不死这就不是中国了。

        对于马化腾,我猜想周曾经也在心里对其怀有敬佩之心,在周的语录之中多次正面提到马:“真正做企业成功的人,你问问马化腾有时间写博客吗”;“当年马化腾做QQ的时候就是几个人,当年30万要卖QQ,但是卖不掉只好自己做”等等。包括这次公开信中也提到他曾经找马化腾:“这个问题我跟马化腾也讨论过,我跟他说,腾讯可以投资360、投资迅雷、投资其他的互联网公司,其他的企业都建立在你的平台上,这样既有创新,腾讯仍然是第一大公司。结果,马化腾给我回复了一个短信,说他认为这些公司没有价值。”昔日的名门正派大师兄将自己拒之门外,现在还要清理门户把自己打成邪教,周这个孤独的刀客想必内心也曾充满纠结吧。但是这个实力并不强大的孤独刀客并没有选择归顺或隐居,而是选择了争斗到底,这很符合他坚毅和好斗的性格。

        最后,我想我对周是个儒商的评价不完整、网友称其为斗士甚至疯狗当然更为偏颇,还是以公开信中周的一小段自我评价作为结尾吧。“我从来都不是一个商人,是一个头脑简单、爱冲动的程序员、产品经理。我心里留不住话,自认为有点小聪明,喜欢点名批评人、挖苦人,但我觉得我是一个敢担当的男人。一人做事一人当,不使小动作,不说假话,不暗地里害人。我小时候打架是这样,现在做公司也是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