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慢与偏见

昨天有一条夹杂个人色彩随口喷的微博,竟然成为了热点。内容大抵是博主刚在咖啡店面试了一个北大MBA毕业的,结果面试者不但没抢着买单,还理所当然毫不客气让她一个女孩子伺候着,“大男人家家的,这般不懂人情世故”……

我不点评这条微博,寥寥几语,大家都是带着自己的预设色彩去解读。比如你看这条微博之前,我告诉你“面试官一贯是个自以为是的家伙”,你就会解读为“这人屌什么啊,就不应该请你!”而如果我先告诉你“面试者一贯是个娇生惯养的独生子,上学时眼里就没别人”,你就会解读为“活该这种人永远找不着工作”。甚至一些无关的干扰,比如你回家路上堵没堵车,可能都会影响到你回家后看到这条微博的评价。

今天上午去参加二级心理咨询师的论文答辩补考,上次答辩时老师倒是没有问论文细节内容(他们提前不看),揪住我的学习履历不放,最后问了一个问题“你是第一次考吗?”我回答“是”之后,老师脸上如释重负,心里的预设结论找到理由了。如果当一个人坐在那里之前被告知你今天的使命是从X人中保证只有百分之Y的人可以通过,那么过程可想而知。除非——没剩几个人了,名额还不少。或者——看对眼了,比如你俩师出一门。

自以为参透这个秘密的我今天自我介绍时就祭出了撒手锏——“我今天是来补考的”。我以为这样就可以跳到预设思维的有利一侧,没想到这道鸿沟还挺深。一开始语速适中表达流畅的我让老师脸上绽放了笑容,但就像“非你莫属”里很多第一关表现出色的选手一个问题没走脑子、后面就突然180度大转弯一样,我被一个老师问了个问题,没有答到点上……这个问题我的确回答了三次,但是每次不超过5秒,就被打断了。于是,“大家来找茬”再次上演。又被刨根问底地追问了一番学校专业云云,我这等社会大学野路子来的哪里入得了法眼,总之……话外有音,今日客满,明年请早。

最近狂加班没有仔细准备,回家后我又翻了半年前写的论文,老师问的问题其实我是有写的,但是当时手里没有,就想不起来了。而我当时掉进了思维怪圈,想把没说完的话说完,就惹老师不耐烦了。我问你风大不大,你就告诉我大还是不大就行了,我是气象专家,用得着你帮我分析这风是从西伯利亚还是外蒙古吹来的吗。

回家路上我很沮丧,同时也在反思自己,如果当时我是站在一个求职或者相亲的真人秀上,肯定被Pass了,下了台非得捶胸顿足。急于表达、怠于倾听,是我的顽疾,几年来治而不除,平时也经常会用自己的预设去给别人扣上帽子。这是我的弱点,老师一针见血,抓到要害。

现在很少在社交媒体上说教别人了,尤其是认识的人。因为一来人家也不会听,“你知道个屁”;二来对自己除了获得一时的自我膨胀感之外也没什么好处,搞不好就会打了自己的脸。

别人对我说教时,我也不辩解,先奉上三脚猫同学那句经典的“你说的很对”,等心情好的时候再客观地琢磨琢磨是否接纳吸收。现在我又升级了一版——笑而不语,翻译过来就是“你看我理你吗”。我觉得社交媒体上的大号都应该先修炼到这个级别,就没那么多无聊的骂战了。

抬眼往上一看,这篇文章是想说个啥啊,论点凌乱。大概还是杂个人色彩的随口喷吧,反正写完之后,舒爽了一些,大抵自己又感觉站到一个高点上俯视了。人这种动物,还真无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