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就此挂靴了

 

    当姚明又一次因大脚趾的伤情告别整个赛季的时候,人们为其惋惜,担心他的职业生涯就此突然画上句号,我也为一个大脚趾的伤情对一个职业球员的影响感到惊讶。

    我无意找明星套磁,但是当我昨天做完左脚脚面的腱鞘囊肿手术之后,我多少比之前理解了一点姚明的痛苦。

    一周前左脚脚面突然隆起了一个直径一厘米的包,而且非常硬,以至于影响了穿鞋和走路。之前在左手手腕上也有过同样的东西,大小硬度都差不多,当时就基本确定是腱鞘炎,但由于不疼没有去手术治疗。之后就像突然长出来一样,突然就消失了。后来想想应该是当时有一阵喜欢上了射箭运动,左手腕在不断推弓的动作中承受了较强的压力,后来不玩了之后自己就好了。所以这次本想也耗到它自己消失,但是坚持了几天之后放弃了,因为我每天要走路、开车不可避免地不停使用左脚,一到下午就酸胀得难受。

    看了B超结果,骨科医生和看B超的大夫都用非常不屑的眼神和口吻表示这是再简单不过的囊肿,毫无风险且手术非常简单,直到我躺上手术床也被告知20分钟结束让我感觉像去理个发。

    过程血腥,此处略去500字。

    我周五做的手术,本以为像大夫说的“做完马上就能下地走路”,周六日就能彻底恢复了,目前看来——我太乐观了。可能因为手术是动的肌腱,加上有些发炎,疼不疼的姑且不说现在感觉完全吃不上劲,就像被挑断脚筋的人就被废了武功一样。如果老把脚垂着或者走路,脚自然会肿胀,缝了线的伤口就会感觉到有血渗出来。

    我估计,就我这比常人慢一些的恢复能力,没个把月是恢复不到正常了。

    我更担心的是,由于在脚面薄弱的肌腱外侧缝了针,如果再玩足球、篮球、羽毛球这种激烈运动时会不会伤口突然崩开?可能是病人的杞人忧天,但我不免有一丝伤感。

    我已经几年没踢过足球了,上班快5年了只有第一年踢了几脚,老想踢却一直没机会,前一段同事约我下班踢也被我用饭局等代替了。昨天做完手术,得知有同学约我今天踢球,加上今天早上看着外面的好天气,我真有想哭的感觉。

    趁着能多做什么的时候,抓紧去做,如果拖延,就只会留下遗憾。那话怎么说来着?“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

    这两年身体健康每况愈下,不仅体重匀速上涨,体力也严重退化。周末偶尔一两次的运动抵抗不住平时对身体的糟蹋。我快27岁了,就算这种伤不影响运动、也不会复发,现在的生活方式也让我离年轻人的运动越来越远。虽然心中还有热血残留,怎奈皮囊早已腐朽。

    伤好后,我要制订体能恢复计划,一个小手术,希望能让我真正捡回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