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写无妨

    有些事情一直忍着不写,但总有忍不住的时候,不然感觉对不起这个博客的主题。
    上班两年半了,我在几大人才网站上的简历一直没有撤下,而且发生重大变化时还会更新一下,比如公司合并。所以我的正式工作经历目前分为两段,一段WT,一段LT。当然其实我并没有跳过槽,只是随着公司一起改名罢了。
    父母都是性格十分踏实的人,总得来说我继承了他们的性格,这点有时让我很不安。记得多年前曾和父亲去探访一位他的老友,大老远坐公车过去后看到一个穿着很普通的男人开吉普来接我们去他的别墅。年纪还小的我并未对父亲也有这样有钱的朋友感到意外,最大的收获是跟他院里的两条大狗玩得很好,从此不怕狗了。
    后来回忆起来,那位叔叔趁和我独处的机会跟我说的话其实更有价值。他和父亲基本同岁,都是初中毕业进工厂当工人,时代改变俩人同时开始自学外语参加成人高考,父亲学日语、他学法语。结果他不如父亲踏实,学了一年法语学不下去了,又改学英语,也学得不好。后来单位有个出国机会,他自告奋勇自称会英法两国外语,结果真就去了,父亲则踏踏实实地拿下了日语的大专文凭。几十年后,父亲仍然没有离开16岁进入的工厂,靠踏实工作总算混到了一个主任,而家里的生活水平最后也只是在回龙观买了套经济适用房。那个不踏实的叔叔呢,已经成为一家跨国公司的亚太地区负责人,虽然穿的很低调,别墅盖得也很低调像个工厂,但他说他要在旁边再盖50个,以后每年卖一个钱就够花了。我俩独处时,他语重心长地跟我说:“你爸啊,就是太老实了,你可别像他一样。”
    性格这东西,不是一句话能改变的,搞不好我也会在一个单位守一辈子。但是时代的不同还是让我总是充满了蠢动,不可否认,2年半以来,我并不像父亲刚上班时那样踏实。
    就在几个小时前,我还在邮件和电话里满怀愧疚地咬牙拒绝了一个猎头,她为我也付出了一定努力,但最后我还是放弃了。两年半以来,她是第五个找到我的猎头。
    我手握国际日语一级,虽然在目前的工作中完全没有用,但是在社会上还是有一定竞争力的。五个猎头推荐的职位,无一例外都跟日语有关,4家日企、1家美企的对日职位。
    5个猎头里,有3个我只通过一次电话,因为他们不符合我的理想方向。我是个完美主义者,总给自己限制很多条条框框,所以迟迟找不到女朋友。工作上也是一样,我舍不得自己北邮毕业的通信背景,不愿离开通信行业,而那3个职位都是和通信或IT关系不大的。有2个,我同意了面试,而且都通过了初步的筛选,最后都是我自己退缩了。
    通信和日语的结合点,是我给自己定位的最具核心竞争力岗位,但是太少了。我曾经发现了一个,在网上看到WT日本分公司成立,我楞冲冲地给中国WT总部的HR写信自荐,结果被告知招聘已经结束。所以面对NTT的ICT职位时,我的确产生了兴趣,面对Telehouse的IDC职位时也是。最后的结束,前者是招聘单位做出的,但在此之前我已经在心理上说服了自己放弃,二面的表现自然糟糕。后者则是即便我在二面有所保留,居然还是决定给我机会,只得我断然放弃了。毕竟现在的经济形式,日企都在华撤资,而IT开支肯定是首先受削减的。他们招人并不是生意扩大忙不过来,而是老客户不够养活自己了需要招人自己开拓市场。
    我不是刚毕业的大学生了,通过两年半的努力已经积累了很多,对业务、流程、人脉的了解,建立的与客户、同事、领导的信任,使我跳槽的机会成本越来越大,我也越来越有理由说服自己放弃不安分的念头。可以说,找到我的猎头,如果被我直接拒掉,是幸运的,因为即便我答应深入接触,最后还是会放弃。
    坦率地讲,我现在的工作状态并不好,可以说很不Happy,而且感觉自己正在逐渐堕落。但是为什么我下不了决心改变呢,明知守在这里等待机会是很渺茫的。
    恐怕真的是,性格决定命运。
    除非有一个能改变我性格的人出现,从而改变我的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