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日若遂凌云志–6.26

    这两天在家调整,突然感觉好累、好困,可是我又是那种睡不了懒觉的人,所以调整的时间需要比别人长一些。除了身体的调整,更重要的是心理的调整,我们学校是毕业早的,其他中学同学很多还没毕业,所以跟他们诉说我的感受没有共鸣。这两天都没有看球,同学说我生活规律,他哪里知道,除了累更多的是我感觉不到看球的乐趣。想想前两天还一堆爷们挤在热烘烘的宿舍坐在板凳上为进球吼叫,现在一个人守在空荡荡的客厅对着打电视把音量调到最低看着一堆人奔跑除了再度唤起伤感能有什么快感。就像我上了大学就很少踢球了一样,重要的不是事情本身,而是一是做这件事的人,以后恐怕也很少看球了。
    今天开始看电脑搬回来前在学校下的好多东西了,先看了一个凤凰卫视的记录片,共五集,吸引我的是名字——《毕业生》。内容是记录高三学生一年的生活,主人公是福建武平一中2005届高三七班的班主任王锦春和他的全班学生。高考我也是过来人,当然作为北京的考生没有外地那么艰难,想起走的那个福建同学给我讲他们老师说“不是还没学死吗”,这个老师说“先拿出半条命来”,果然一致。
    今年的高考已经结束了,中考这两天正在进行,很多人也会像我一样成为过来人,对于片子本身我不想多说,拍得很不错,如果有要高考的孩子可以看一看。我最想记录的是片子里一个“差生”,因为酷爱网游荒废了学业,老师百般拯救于事无补,可是在他们班的班会上他说的话最精彩,其中有两句我很欣赏“郑智化有句歌唱得好,他说:‘也许有一天我们再相逢,睁开眼睛看清楚,我才是英雄’”;“他日若遂凌云志,敢笑黄巢不丈夫”。
    虽然最后他高考落榜了,我也不认为这种高智商低情商的人能有多大出息,不过这两句话却猛得刺激了我一下。在沉浸于结束的伤感之时,会错过了开始的精彩,记得离校前最后一次上QQ我还和学弟说“人要往前看”,现在自己不能总是回着头。今天接到双水的短信,她到广东了,和她聊了聊,她一如既往地给了我难以承受的赞赏,这让我在对自己未来逐渐失去信心是有了一些继续前行的动力,要知道,我这个在北京还没几个人认识的青涩的“社会青年”就在遥远的广东有支持者了。想想以前多少次暗下的决心,我要努力、要坚持,有朝一日再见到大家不要让看好我的人失望,等我挣到好多的钱,就可以到处去看我想看的人了。今天的我整整22周岁,期待着那个“他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