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此。。。

    第一天,依旧走在向昌平西局的路上,第一次走这条路时没想到会走这么久,而且会一直走下去。就像头几天去西局中午还回区局吃饭,后来屋里一个师傅调走把饭卡留给我们才开始在那边吃,今天中午和食堂师傅说了声我自己要办卡,既然要长期战斗在这里了就得配自己的装备了。
    因为是第一天,保险起见穿的正装,实在不愿意穿衬衫西裤皮鞋挤拥满民工兄弟的345,不过因为下午有会肯定有领导参加所以决定穿正装。事实证明是正确的,一去局长就要求以后每天都要着正装,从此那些便装就只能留给周末穿了,从此袁超是一个穿西裤的袁超了。
    上午和D姐去访了个大客户,除此之外没什么正事,没开会连职责都不清也不知道该干什么,尤其我是第一天来,只是往手机里录了很多联系方式。下午看B哥整了会资料,我想干的时候就被他拉出来去线务的屋呆了会。耗到快4点出发去区局,他骑车带着我,不知道以后走访客户怎么去,不给配车,走着太远,骑车实在太不像话了。到了区局先去测量室呆了会,B哥是个非常善于交际的人,到哪都是熟人,跟谁都能聊几句,看来这个职位很适合他。峰就比我会来事,刚跟他分开这回来了个更会来事的,老让我觉得差得很远。
    开会才是今天真正的核心,主管经营方面的Z局长和我们的直接上级业务部的三人全到齐,8个新商客经理坐一排对面是他们四个,就决定了今天的气氛。内容不赘述了,没想到第一天第一次会就开始施加压力,布置了近期工作说明了职责就开始下任务了。不知道其他6个在各自岗位干过一段时间的前辈怎么样,我和飞是业务、流程、客户、关系全不熟,这月剩下时间不多了该整理的资料还没整理我们三个昌平分局的还没分片,不知道这个月任务怎么完成。散会已经快6点半了,会还没散收到爸爸的短信叫我去姑姑家吃饭,往常这会都快到家或已经到家了,结果还没到家又收到爸爸的短信叫我还是回自己家吃饭吧,显然人家早吃完了。从此早回家的生活结束了,从此告别体育新闻了,从此不能每天7点10分守在电视机前等着看首都经济报道了,从此无忧无虑什么不用想的好日子过去了。今晚不打算学习,也不打算玩,写完这篇日志上网看看就关机上床了。也不打算听郭德刚的相声或玩手机游戏了,好好想想最近应该干什么,调整一下心态,从此开始会有失眠了吧。当然也许情况没那么糟,今天当着局长夸下了方法总比困难多的海口,就得努力兑现。
    中午接到一个电话显示为“无法识别”,一接竟然是人在日本的大可,这是我接的第一个国际电话。她突然打国际长途到我手机上是告诉我她找到工作了,听得出来她很高兴,我也替她高兴,希望她上班以后还能这么高兴吧,从此她也是个上班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