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将毁于社交网络

超过10天没更新了,用赤果果的标题党提升一下活跃度。

奔跑的执行力”其实是我第四个博客,之前的“袁超的职业生涯”写了最久——从2005年10月到2012年2月。我还能清晰地回忆起2004年受朋友青岚影响在Blogcn开通了第一个博客“风之谷”、随后又在博客大巴开了第二个“绿岛闲斋”。

遗憾的是,“风之谷”已经消失了。就像亲人朋友去世时一样,很多东西的消失你都来不及看它最后一眼。Blogcn赫然悬挂的“关于停止免费服务的通知”广播着删除数据的警告,想想当年有不少朋友在那里建立了第一个博客,不禁唏嘘(虽然之前的友情链接里基本都已停止了更新了多年)。

也许大部分人开博时是类似QQ空间这样的社交需求,仅靠收藏、友链维系微弱关系的博客很快就被后来出现的SNS网站和微博等社交属性更强、门槛更低的应用所取代。就连最能写的朋友都在微博感叹“那些一看书就犯困,一刷微博就清醒的人咋办”。

感慨很多人们不再喜爱写作和阅读之余,不禁感到一丝惶恐。长期泡在碎片化时间中、用碎片化阅读的方式吸收着碎片化信息,经过若干年进化,人类的大脑是否会受损?我们的后代大脑生理结构也许会因此改变,未来学生上课也许只能10分钟一节,而失去了长时间集中精神研究一件事的能力,科技是否将停止进步。

另一方面,社交网络让我从未如此真切地感受到人性的丑陋。很多人在微博上有了些粉丝,就膨胀得忘乎所以,大V们的言行举止常常被挖出“既当婊子又立牌坊”的铁证进行打脸。

轻蔑一笑之余,看到身边朋友在社交媒体上发的某些内容,不禁身心一震。我在看人方面一直持“慎闻其言、多观其行”的观点,所以看到言行不一的人道貌岸然地伪装自己,满胸的厌恶感恨不得一口呕出来。其实如果平时遇到,一起吃饭也能相谈甚欢,但正因为了解,所以社交网络就成了看人的一面镜子。我们彼此批判、说教,同时暴露着伪善的自己。

若干年后,当人脑和人心都愈发割裂,也许这篇真的不仅是标题党而已。

    • 其实无论粉丝多少,每个人每时每刻都在表演着,甚至为了得到好处而取悦老师和吸引父母关注的儿童。除了——婴儿和精神病人。可能这就是人类社会化的一部分,一旦搬到台面上,就不堪入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