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原之行

    河南位于华夏九州之中,古称豫州,也称中州。所以HN人也爱说“中”、“不中”。中原自古乃兵家必争之地,既然大家都抢,自然不好守,干嘛还争?宝地!这个人口大省也是产粮大省,养活了很多中国人。在北京,以前HN人的名声不是很好,不是还有本书叫《HN人怎么了》。以前接触不多,这次短暂接触,我感觉大多数HN人还是挺实在的。
    既然是中原,应该就是文化交融的地方。此行经停的郑州、焦化、洛阳、登封四地,也是风格各异。
    郑州是我从学地理时就知道的铁路枢纽,后来大概也凭借着重要的交通地位取代古城开封成为了省会。不过郑州这座城市在历史上的底蕴相比起来就薄弱很多了,没有古刹、也没有典故。还算比较发达,回程前等火车时我一个人散步到了一条步行街,感觉到了些90年代前门大栅栏的意思。最有意思的还是满城的电动自行车和摩托车,地势不平导致没人骑自行车,这也是一景了。
    焦化本来是座工业城市,污染比较严重,以前肯定不会作为旅游线路。近些年由于那位酷爱摄影的市长大力开发云台山,才向旅游城市转型。前几年来河南旅游的同事还没去云台山,那时候的云台山估计风景更好。现在出名了,去的人太多,感觉在逛京郊为数不多的那几个景点,有点煞风景。总得来说,红石峡还是不错的,人少的时候值得一去。也希望河南山西两省的经济利益分配早日解决,让天瀑常年得见。
    洛阳是此行给我印象最深的,超越了之前最期待的云台山。生于北京的我本来对历史人文景观比较审美疲劳了,不过洛阳这座玩三国志游戏时就知道的大城市,还是给我带来很多惊喜。保存相对良好的白马寺,没有那么多商业气息,连导游都说他们烧香一般不会去少林寺,会来白马寺。在这里我也看到了另类的关二爷,在罗贯中写三国演义前的武圣的神像,不是红脸而是白脸、持着方天画戟而非青龙偃月刀,这可真是颠覆性的发现。另外也知道了那个拿着大杵的神像的含义(向上、向下、横向象征着管吃不管住、不管吃不管住还是既管吃又管住)。龙门石窟让我颇受打动,我不是佛教徒,但是在几万尊佛像背后我看到了光辉,一种古人虔诚的人性力量。古人虽然不一定通过信佛造佛像得到永生,但传世的佛像却把他们的思绪长久保存了下来。威严的、和蔼的,眼神中都包含着故事。难怪香山居士白居易晚年就隐居在龙门石窟对面的香山上。我没有跟团里的几个人加钱去著名的“真不同”吃水席,我觉得不值,就像来北京不一定去全聚德吃烤鸭,钱里大部分都是商业宣传和回扣。和几个同事晚上逛洛阳城,在老城区发现了一个夜市,在一条胡同里发现了很多水席店,这是当地人吃的地方,可惜没有时间和肚子了,如果下次来河南,我觉得洛阳还是值得仔细一逛的。洛阳的的哥跟北京的哥一样,也很热情,爱聊天。
    最后说登封,登封出了任长霞,全国人民才知道这个地名。在此之前,这个市大概都得靠市里的一座寺介绍自己——少林寺。少林寺一些武僧,因保卫唐王李世民获得了ZHENGZHI上的特殊地位,从而成为皇家寺庙,甚至在元朝时还统管全国寺庙。而这种ZHENGZHI头脑传承下来,被现任方丈释永信用在商业思路上。我看到了方丈室,皇上曾经借宿过的地方,少林寺集团的释永信董事长已经不住这了,据说在忙着公司上市……在少林寺周围,居然有一百多座武校,最大的塔沟居然有两万学员,这要在冷兵器时代可是一股可怕的势力。所以在少林寺里,练武的和尚看不见几个,基本都是穿着校服的武校学生,偶尔还有洋弟子。少林寺里比和尚多的除了游人和武校学生,就是讲解员了,我看门口又招募了一批,估计是应付十一黄金周的。出来时看到几个格外漂亮的,带着几位貌似SHOUZHANG的人从出口进去了。不过估计也不是什么大官,没劳烦董事长回寺接待。
    去年去湖北我对神农架的自然风景所流连,今年河南游虽然短暂,却让我对很多人文特点留下深刻印象。对于有黄河、有王屋太行、中岳嵩山的古老土地,建议去旅游时还是踏踏实实跟团吧,听听讲解,挺有意思。